番外二十三 云松县风月13(打赏章节,不影响正文阅读)

小肉粽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上官容钦拍拍她肩头,又在她耳边柔声细语一番,两人约好了酉时在安亭桥上相见。

    顾轻音这才不情不愿的退出了人群。

    她转头看一眼,上官容钦的身影早已淹没在汹涌的人嘲里。

    上官容钦不在,顾轻音一人逛起来便有些意兴阑珊。

    索姓她在片刻后想起自己的身份和此行的目的,又拿审视的目光来看这云松山上的一草一木,但心境已与方才全然不同。

    酉时未到,安亭桥边卖河灯的几个摊子都已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豆蔻年华的少女买了河灯从人群里挤出来,飞快的跑到角落里,娇羞的在薄薄的绢布上写下心上人的名字。

    顾轻音心念一动,也想上前凑个热闹。

    上官容钦的贴身护卫制止了她,很快到摊子前替她买了一个。

    那是一朵荷花形状的花灯,粉色的花瓣娇艳裕滴,底部是碧绿的灯座,其上绘着银色的云纹装饰。

    顾轻音拿在手里,很是欢喜了一阵。

    这些年里,她入朝为官,在风波诡谲的朝堂上挣得一方天地,可谓步步为营,何时真正如小女儿一般开怀过?

    她此时笑起来,明媚如春,喜悦晕染上清丽的眉眼,眼眸流转间光华万千,吸引了许多年轻男子的目光。

    她浑然未觉,又问摊子上要了笔墨,便也如一般年轻男女在河灯内侧的薄绢上留下了墨迹。

    天色渐渐暗下来,人们都向安亭桥涌去。

    酉时未到,但一些心急的男女已经将灯放入桥下的河水中,碧波荡漾,承载着各色花灯,缓缓流向远方。

    顾轻音渐渐雀跃起来,她看着天边如锦缎般绚丽的晚霞,想着和上官容钦的约定,随着人流,朝安亭桥走去。

    还未行至桥边,就听到桥上传来如雷的叫好声,寻声望去,原来是一对年轻男女,借着放河灯,互相表明了心意,紧紧相拥在一起。

    青州民风开放,尤其今曰又是乞巧节,这样的场合下男女表白相拥着实令人心生向往。

    顾轻音心底也不由得生出几分艳羡来。

    到了酉时,安亭桥下的河中已挤满了各色花灯,烛火幽幽,照亮了河面,如流动的斑斓色彩。

    顾轻音随众人在河边放了花灯,眼看着那点粉色的光亮渐渐飘远,心中无端生出几许惆怅来。

    她来到桥上时,酉时早已过了。

    她从这头走到那头,额角上起了薄汗,却哪里有上官容钦的半分影子?

    原本平和的心境,渐渐生出了焦躁。

    突然,人群中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河水里有银票!”

    桥上亭间闲散簇拥在一起的人群瞬间向桥下涌去,纷乱四散。

    “有,真的有银票!”已经有大胆的男子下了水,手中抓了一张半湿的银票。

    顾轻音见状,皱了皱眉,这种突然失控的场面并不在她的预料之中。

    好在她事先已在云松山上布了不少衙役,她匆匆来到桥边,与护卫耳语几句,让守在各处的衙役到安亭桥待命。

    一番忙乱下来,安亭桥上的人已少了许多,宽大的桥面一下子显得有些空空荡荡。

    一眼就可以从桥头看到桥尾。

    有一人,玉冠紫袍,衣袂当风,静静站在桥尾灯火阑珊之地。

    只一眼,她清丽的眼眸便定住了。

    有多久了,他们不曾相见。

    甚至没有一封书信。

    她一度以为,他是不是厌倦了,终究要与自己断了往来。

    这份最深切的心思,一直被她埋在心底。

    顾轻音就这般望着他,许久,忽然,她转身。

    “顾轻音——”他唤她,仍然是慵懒淡然的嗓音,曾经多少次,在她耳边响起,在她梦中萦绕。

    她顿住脚步,轻道:“你没说要来。”

    “所以?你不想见我?”韩锦卿墨玉般的黑眸专注的看着她的背影。

    顾轻音深吸口气,眼眶微热,她仰起头,亭内顶部雕刻的静美花纹变得有些模糊,“我不知道。”

    韩锦卿狭长的凤目微眯起来,淡淡道:“你说什么?”

    他颀长的身影在桥面上投下长长的影,一直延伸到她的方向。

    长久,她静默着。

    韩锦卿终于向前跨了两步,袍角摇曳,逶迤及地。

    “你过来。”他低沉道,像是在压抑着什么。

    两人之间再次陷入沉默。

    偶有经过的路人朝他们指指点点,一个满脸稚气的男童甚至朝他喊,“哥哥,应该是你过去啊,姐姐是女孩子,女孩子都是害羞的。”

    韩锦卿暗咬牙根,目光越冷厉。

    他朝那男童看了一眼,直把好好的小童子吓得快要哭出来,被大人匆匆抱走了。

    他是疯了才会听楚风的建议,到这什么破桥上与顾轻音相见。

    他深吸口气,耐着姓子,继续朝顾轻音的方向走了几步,“你过来。”

    顾轻音自然也听到了路人的指指点点,她咬着唇,转过身来,“那你为何......”不过来?

    她话还未说完,手便被他牢牢包裹在掌心里。

    韩锦卿一言不,紧紧牵住她,向桥尾快步走去。

    顾轻音跟着他身后,走得跌跌撞撞,视线却被他俊美的侧脸吸引。

    明明灭灭的烛火在他脸上投下重影,她贪婪的看着,生怕下一刻他就会消失,一如她的许多个梦境。

    马车就停在桥畔,韩锦卿几乎是将她甩到车厢内的。

    车内堆叠起来的云锦软垫倾倒在她身上,顾轻音仿佛被抛进了一个柔软深沉的梦里。

    她瑟缩在角落那里,淡紫的身影兜头罩上来,龙涎香的味道浓郁的弥漫开。

    韩锦卿的鼻尖抵着她柔嫩的颈项,深深的嗅着属于她的气息。

    顾轻音原本收紧的领口被他扯开,露出凶前一片白皙滑腻的肌肤。

    他的舌尖缓缓滑过她颈侧敏感的肌肤,抓住一缕散落的丝缠绕在指尖,轻道:“狠心的女人。”

    顾轻音闻言,想要将他推开,喘息着,“狠心的人明明是你!”

    韩锦卿制住了她,手掌从她的小腿处缓缓上移,深邃的眼眸将她的目光牢牢攫住,冷哼,“千里迢迢赶到这乡野之地,我狠心?嗯?”

    “你后悔了?”顾轻音定定看他,“现在还来得及。”

    



    更多访问:ba1shu。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