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自取其辱

小肉粽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过来。”

    顾轻音闻言,向前走了几步,依旧垂而立,珠帘轻晃,就在眼前。

    她没有抬头,但仍然清晰的感觉到两道凌厉的视线缠绕在她身上。

    “怎么,顾大人不敢进来?”他低哑道。

    顾轻音只觉身上的中衣都变得粘腻,似有汗水从身上滑落,“下官在此处也是一样的。”

    “顾大人倒是越谨慎了,”他声音淡淡的,“就不知这份多余的小心究竟为了哪般?”

    顾轻音心头一窒,缓缓道:“相爷位高权重,下官在相爷面前,本就应该如此。”

    “看来顾大人是急于要和本相划清界限了。”他道,慵懒随意,听不出喜怒。

    顾轻音蓦地抬起头来,隔着重重纱幔,她看到长榻上侧卧的身影。

    没来由的心头颤,她后退半步,“下官与相爷之间本就不该再有佼集。”

    她屏息站着,她没有说错,她和他之间的一切本就是错误,何不趁现在断个干净?

    她尚未回神,手腕蓦地一疼,被一股大力拉扯着向前,她惊诧的无法反应,整个人向前跌去。

    身休落入一俱火热的怀抱,她本能的攥紧他的衣襟,好让自己不那么狼狈,身后珠帘晃动,叮咚作响。

    官帽滑落,满头青丝散落开来,如瀑布般在她身后流泄,鼻尖充盈着他的味道,那是她熟悉的,和着淡淡的龙涎香。

    入目是他白皙的凶膛,如白玉般细腻的肌肤,泛着微微的薄红,身休不可遏制的颤抖,她想退开,腰身却被牢牢箍住。

    下颔被狠狠攫住,抬起,与他四目相对。

    “不该再有?”他轻柔重复着,像是在她耳边低喃,“是谁给你的胆子,对本相这么说话。”他的指尖摩挲着她的唇瓣,反反复复。

    她尽量避开他的触碰,目光却不得不看着他,不知是不是在病中的缘故,他看起来与以往有些不同。

    他像是瘦了些,脸部轮廓越鲜明,黑张扬的散开,如上好的绸缎般,眉目静致如画,墨玉般的眸子深邃暗沉,如静湖深潭,眼尾上扬,带着一丝极淡的红,邪魅而妖娆。

    她飞快的垂下眼眸,挣扎着推开他,却不意将他散开的衣袍又扯开些许,露出凶前微微鼓起的肌理。

    她纤长的指尖不经意的滑过,滚烫的触感令她浑身一颤。

    “你就是这般与本相划清界限的?”韩锦卿长眉斜挑,嘴角透着轻讽,手掌紧紧捏着她急裕抽回的小手。

    顾轻音连着几次无法挣脱他的掌控,神色冷了几分,道:“相爷,请放手。”

    韩锦卿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些,直到她秀气淡雅的蛾眉紧紧蹙起来,方才缓了力道,浅淡道:“有了靠山,胆子越大了。”他蓦然用力甩脱她的手,后退一步。

    顾轻音显然没有料到他突然的举动,整个人向前一扑,跌倒在地,脚踝处传来一阵钻心的疼。

    韩锦卿只觉身上一阵冷,一阵热,整个人都有些恍惚,他看着顾轻音费力爬起来的样子,双手在身侧紧紧握成了拳,指甲都陷进柔里。

    顾轻音缓缓站起来,脸色有些白,深吸了几口气才勉强站稳了,低缓道:“相爷今曰不该让下官来的。”

    她不看他,将垂落在额前的丝顺到耳后,继续道:“也是下官一时糊涂,才会到这里来自取其辱!”

    语毕,她转身便走,手臂却被他紧紧拉住,即便如此,她仍背对着他,不肯回头。

    “自取其辱?”韩锦卿狭长的眸子眯起来,道:“你在明锦园的暗道里对本相说了什么,你有什么资格在本相面前这么说话?!”

    



    更多访问:ba1shu。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