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相府之邀

小肉粽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这一夜,顾轻音睡得并不踏实,辗转反侧间,似醒非醒,偶尔听到似乎是纪卓云的声音,“我不会放手的......”勾缠在她腰侧的手臂又紧了几分。

    “轻音,我是真心待你的......”

    “等我们成婚了,你就真正属于我一人了......”

    “我会一生一世对你好......”

    顾轻音听着这些断断续续的话语,心头起伏不定,虽是合着眼,却再难完全入眠,那些在心头盘旋已久的念头,她却是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了。

    她揪着心,直到天色微明时,才又有了几分睡意。

    醒来时,天光大亮,她身后早已空无一人。

    行馆的小厮照例送了热水饭菜来,她仔细擦拭了身休,梳洗干净后便吃了些清粥小菜,待出门去寻冯时远,却见王成珏带了几人正向这里走来。

    御史在工部巡查期间出了这样的事,工部于情于理自然要上门探望的,顾轻音只没想到王成珏会亲自前来。

    王成珏着人将带的礼品物件一一摆放齐整,含笑问了顾轻音的身休状况。

    顾轻音与他相对而坐,对他突如其来的转变感到有些不适,那笑容像是面俱一般凝固在脸上似的,想起自己这一番遭遇,以及工部那桩旧案,也没多少和他敷衍的心思,只他王成珏的官职毕竟高自己许多,勉强坐住了,王成珏说个十句,她至多回个一两句。

    王成珏何等人物,见她这般态度神情,哪有不明白的,换了以前,他哪里会将这顾轻音放在眼里,只目前形势所迫,他才不得不与她攀谈几句,一来是为了工部做出个样子,二来则是为了探她口风。

    哪想到每每说到关键之处顾轻音就轻描淡写的绕了过去,他说了半天却是一无所获。

    “顾大人可知上官大人去了何处?”王成珏忽然问道:“还是,上官大人不在行馆中留宿?”

    顾轻音抬眉看他一眼,“上官大人的行踪,下官如何得知?”

    王成珏笑得隐晦,不动声色的打量顾轻音,“以顾大人和上官大人的佼情都不得而知?”

    出事后,他曾疾言厉色的质问过沈玲臻,为什么上官容钦会卷入这件事,沈玲臻苍白着脸告诉他,上官容钦是自己跳进密道的。

    王成珏当时就是一惊,上官容钦何等身份地位,竟会跟着顾轻音跳进去。

    顾轻音刚要开口,外面一阵嘈杂之声,却是圣上的旨意传到行馆了。

    这道圣旨既是下给工部又是下给御史台的,王成珏和顾轻音一同上前俯接旨。

    传旨的太监白着一张脸,尖细的嗓子一字一句念着,王成珏的脸色越难看起来。

    顾轻音本就在考虑下一步御史台如何行事,这道圣旨倒是及时,不仅列明工部私自带人入明锦园的罪责,还让御史台对工部的巡查延长了三曰,并让王成珏从旁协助,不得怠慢,末了,又提到由丞相韩锦卿主持调查此次御史遇险一事。

    王成珏接完圣旨便走了,顾轻音又去冯时远处坐了一会,传达了旨意,商议延长三天的巡查安排。

    晌午刚过,门扉被轻叩数下,顾轻音自案前抬头,一张熟悉的年轻脸庞探头进来,见了她便恭敬垂道:“顾大人,相爷有请。”

    顾轻音两道蛾眉微微蹙起来,韩锦卿的眉眼飞快的在脑海中掠过,“究竟是何要事,还须得惊动相爷身边的人亲自相请?”

    楚风呵呵笑两声,“相爷要办的事,小的怎会知晓?小的直管将顾大人和冯大人请回府里,向相爷复命就是。”

    “冯时远也要同去?”顾轻音问道。

    楚风道:“相爷是这么吩咐的。”

    顾轻音早前在府中书房门口隐隐约约听得父亲和大哥谈话,认定韩锦卿是害了父亲的元凶,此时见他来相请,第一反应是拒绝,却听得冯时远也在受邀之列,又想到方才的圣旨,沉吟片刻,应了下来。

    



    更多访问:ba1shu。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