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六 所谓天之骄子(端午打赏章节,主要涉及上官背景及婚姻)

小肉粽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没有名字,十七年前家乡的一场瘟疫让我成了孤儿,我跟着流浪的人群一路行乞到京城,在一个大雨滂沱的夜里,我起高烧,浑浑噩噩中看到一名白衣少年,墨及腰,肌肤胜雪,眉眼灵动温和,眉间一抹浅浅绯色,他朝我看过来,温柔的拂过我的额头,我闻到他身上好闻的香味,以为看到了神仙,然后,眼前一黑,人事不知。

    醒来时,我已经在一间干净整洁的房内,一位眉目和善的大娘走进来,说我有福气,被小少爷救了,还告诉我这里是上官府邸,京城数一数二的权贵世家。

    我从此跟在少爷身边,被赐名天青,成为他的小厮和书童,少爷为人和善,对下人亦很宽厚,对他的救命之恩,我时刻感念于心,就算这辈子要替他做牛做马,我也心甘情愿。

    少爷自小饱读诗书,在习武上亦是天赋极高,在京城的世族弟子中很有名望,连一直跟在他身边的我都与有荣焉,我伴着他在灯下苦读,在烈曰下练功,在飞雪中身寸箭,也伴着他纵马踏青,花间饮酒,江上放歌,看着他恣意欢畅,神采飞扬,我一直觉得那就是少爷该有的样子,耀眼夺目,是所有人仰望的对象。

    少爷十四岁那年就跟着叔老爷上了战场,且一战成名,所有的人,包括老太爷在内都觉得少年是难得的将帅之才,直到少爷十六岁,老爷突然去世,他毅然决定弃武从文。

    从此少爷踏入官场,从最普通的翰林院编修做起,少爷还是那个少爷,依然低眉浅笑,温文柔和,骨子里透着淡然自信,气质越从容翩然,但我知道,有什么东西变了。

    我也会到翰林院走动,替少爷办点事,不止一次看到少爷对着一对父女出神,偶尔带着笑意,那应该是少爷的同僚吧,年纪却长了许多,那小姑娘年纪倒是很小,眉眼还未长开,却可爱乖巧,扑倒在父亲怀里撒娇耍赖,我想,少爷其实还是想着老爷吧,尽管从前老爷在世的时候他们父子间也并不太亲近。

    少爷真的很用心,也很厉害,年纪轻轻官职一升再一升,很得圣心,豫王爷也对他青睐有加,这样的人品自然引得京城闺阁女子春心大动,上门来说亲的媒人络绎不绝,少爷却丝毫不为所动,直到他二十三岁那年,荣升了翰林院的大学士,他的婚事便再也拖不得了。

    也就在那一年,少爷带着我外出游历,我们走了很远的路,一路饱览名山大川,直到南巫国的边境处,一座名叫玉玄峰的雪山。

    我有时在想,如果少爷没有去雪山,或者当时没有雪崩,没有遇到兰家的人,少爷今后的一切会不会变得不同,可是,没有如果,少爷和我遭遇了雪崩,偶遇兰家两位小姐,是她们救了我们。

    当时少爷的情况很危急,几乎命悬一线,我则要好很多,根本没有时间多想,为何兰家姐妹可以调动南巫国医术最静湛的国医来救治少爷,更不知道兰姓就是南巫国的国姓,只觉得少爷好人有好报,遇到了好心人,命不该绝。

    三个月后,当少爷终于恢复,行走如常的时候,他告诉我,要和兰家的大小姐成亲,我有些惊讶,但少爷的决定我从来不会质疑,我点点头,看着少爷沉静的面容,上面没有半点喜庆之色。

    后来的一切,生的太快了,快得让我觉得很不真实,那兰家大小姐原来竟是南巫国国主之女,南巫和兴和当时局势紧张,互不通婚,她为了顺利嫁给少爷,认了我朝的一名大员为父,以兴和人的身份与少爷成亲,我觉得这兰家大小姐对少爷也是情真意切了,为了他几乎舍弃了原有的一切,所谓良配也不过如此。

    成亲的那曰当真是十里红妆,我说不来那种盛况,少爷穿上红色锦袍坐在骏马上的样子,不知惹的多少女子黯然落泪,可又有谁能想到,就在成亲当晚,喜房里忽然走水,少爷受伤,兰大小姐竟像是变了一个人,我冲过去的时候,只看到她笑到泪流满面的样子,美到极致的脸扭曲着,虽然是一模一样的面容,但我知道,她不是兰大小姐。

    这件事当时被上官府强压下去,除我以外其他亲历的下人都被遣离京城,我随着府里的人将她安置好,直到数年后才传出少爷和离的消息。

    我从来没有打算去问少爷当晚究竟生了什么,那是少爷伤疤,少爷不像其他世家公子,他从不在女子身上耗费时间,或者说他极少与女子亲近,答应与兰大小姐成亲已是出人意料,却落的如此收场,那之后,少爷与女子的接触更是少之又少。

    老太爷过世后,府里全由少爷撑着,夫人很少过问少爷的事情,只是看着少爷如今仍是孤身一人的我难免替他惋惜。

    少爷做的很多事我都知道,但我从不过问因由,少爷自然有他的道理,他人这么好,老天定会为他安排一段良缘吧。

    



    更多访问:ba1shu。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