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奇书

龙智慧导演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糟了糟了,妈的怎么会这样子?”丘山两眼死死盯着报纸,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双手还微微颤抖。

    胡天见报纸头版下方有一篇报道,标题写着“梁山六旬夫妻猝死家中,空巢老人问题再引关注”,旁边还配有一张新闻图片,忙问道:“这家人难道……”

    “没想到,真没想到。”丘山一边盯着图片一边缓缓摇头,一时间头绪纷乱,像是在回忆什么。

    “呃呃,”胡天抓住丘山的膀子猛地摇晃了一下,大声问道:“老丘,是不是那户农民?”走在前边的刘奇和阿七闻声都回过头来张望。

    丘山这才从沉思中抬起头,用手指着图片中的窑洞一字一顿说:“就是这地方,就是要卖红砖的张老汉住的地方。”

    “啊?不会吧?”胡天一把抢过报纸,急切问道:“你没看走眼吧?”

    “不会错,你看这玉米棒子,还有这个“福”字,这塑料窗纸上的洞,我当时就坐在这里……张老汉怎么可能猝死呢?而且是两口子同时猝死!这不可能啊。前几天我碰到他时,身体看着还挺硬朗的……”丘山回忆起那天在窑洞时的情景,脑袋里渐渐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表情由震惊变成疑惧。

    “我靠,这……这是啥时的事?我看看。”胡天一把抓过报纸仔细看了起来,“昨晨七点……这报纸是昨天的,也就是前天清晨七点。我说老丘,咱得赶紧去,说不定还能找到红砖。”

    “一定要去,马上就去。”

    四人沿着街边疾走,好不容易打了辆出租车,直奔乾县梁山而去。

    丘山一路上忐忑不安,想到这几天一直被人跟踪,张老汉和他老伴说不定就是跟踪自己的人谋害的……正胡思乱想间,坐在旁边的胡天突然问道:“老丘,我刚说到哪儿了?”

    “什么说到哪?”丘山心绪烦乱,没好气地反问道。

    胡天倒毫不在乎,一拍脑袋道:“唔……对,《仪凤飞天阁显圣记》。呵呵,这几天我都快把它背下来了。”胡天打开背包,取出个平板电脑说道:“你看看就知道,这本书详细记载了飞天阁的建造过程,真正是千古秘闻。”说着打开电脑,找出一堆图片来。那些图片拍得有失水准,但可以看出是一本古书,纸张暗黄,有些地方已经缺失,内容用工整的楷书所写,字迹仍清晰可辨。

    “这是什么东西?”丘山看了眼电脑屏幕,心不在焉地问道。

    胡天一听丘山的口气,显然把自己刚才的话当成了耳边风,不禁颇为气恼道:“《仪凤飞天阁显圣记》,史上绝无仅有的奇书,孤本。天下知道这本书的不超过三人,你就是第三个。”

    “孤本?”丘山将信将疑地看了看图片。

    “千真万确,如假包换。我胡天什么人,怎么会整些假东西唬老同学?你知道这本书的作者是谁吗?”胡天好整以暇地望着丘山。

    “是谁?”丘山说着拨了几下屏幕,见有些页张残缺得厉害,痕迹极为陈旧,除了文字之外,书里还有几幅图画,画了一些建筑砖石之类。

    “李觉然。我跟你说,这个李觉然可不是什么普通人,他自称李淳风嫡孙,李淳风可是很牛逼的唐代科学家,他孙子自然是信得过的。总而言之,本人通过反复求证,皓首穷经,根据成书年代算来,觉得这李觉然所言非虚。”

    丘山听胡天提及李淳风,心中一动,往那些文字仔细看去,嘴里问道:“这书里讲的什么?”

    “据书中记载,仪凤三年,也就是公元678年,武则天命人铸九九八十一巨鼎结为炉林,熔铜五十余万斤,缚住通天灵石,采撷石之精华匿于红泥,烈火摧之以成砖瓦,营造出阁楼一座,取名飞天阁。”胡天说着在屏幕上好一阵拨划,找到了一张建筑线描图。

    丘山见那阁楼砖石结构,仅两层,筑在一个高台上,就道:“听你这么说,那红砖里边就藏着什么通天灵石啰。一户农民怎么会有这样的红砖?”

    “你道这飞天阁是说建就建的?武则天征集了五千民工,整整修了十七年才大功告成。也幸亏那老娘们采阳补阴,活了八十来岁。那些民工就没这么好运气了,全部咔嚓了事。但也难免有一两个漏网之鱼,抱了个红砖偷偷溜回家的。张老汉的祖上说不定就是其中一个。”

    丘山听到这里忍不住笑道:“动用五千人,修了十七年!这可是不输阿房宫、秦长城的大工程。这阁楼才两层……”

    “此楼非彼楼,绝对不能以常理度之。这可是飞天阁。”胡天一本正经地说道:“根据书里记载,被砖石包裹的通天灵石浮力惊人,来去如风,需以沉铜扼住。”胡天说着调出一张古图来,内容是一块标注了一些孔洞曲线和机括的红砖。胡天指着图片道:“看到红砖表面的几个小孔了吧,这叫水银注。只要将水银注入小孔,流经特殊暗道,即可启发机关,打开缚石锁,砖头就能飞起来。”

    听胡天这么说,丘山便把自己手机的图片调出来,放大了仔细一看,还真看见了几个小孔,便问道:“这通天灵石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个,咳……这个书里虽然没有详细解释,但李觉然称此石‘有灵性’,也就是说好像有生命一样,想来应该是从哪个地方长出来的,就像石头缝里蹦出个孙悟空一样。”

    丘山听胡天开始胡说八道起来,知道他并不清楚通天灵石所指何物,浮力惊人来去如风云云可能都是作者意淫出来的,就接着问道:“实打实说,这本《仪凤飞天阁显圣记》是从哪里搞到的?”

    “此所谓天机不可泄露也。”胡天眼珠子骨碌碌转一圈,嘿嘿笑道:“不过话说回来,我这种饱学之士向来爱书如命,珍闻秘录汗牛充栋,这样的书在我那里俯拾皆是,所以也算是安得其所。”

    丘山心想胡天这书来路可能不那么正当,也没再追问,把电脑抱过来,从头至尾粗略浏览了一遍。由于都是文言文,也没断句,丘山只懂了个大概。书中说飞天阁始建于仪凤三年,一直到证圣元年才完工,动用了近五千人,建成了一座两层八面的阁楼。书中对技术细节的描述非常详实,比如飞天阁的构造布置、建造飞天阁的砖石原料等都有图文加以说明,令人觉得这座建筑的确真实存在,但对于飞天阁位于何处却语焉不详。所谓的通天灵石无一字着墨,谈到飞天阁落成时更有“圣泉倒悬,上接霞光,五海之内,日月失色”之类的字样,浮夸程度不亚于《洛神赋》。

    丘山看了一会,觉得索然无味,就将电脑还给胡天,突然想起李泰来的那段暗语,问道:“我昨晚发给你的邮件看了没?知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什么邮件……哦,是不是如皇如后什么的?你写的打油诗?还不错嘛。”胡天言不由衷地敷衍道。

    “那是李泰来留给他女儿的遗言,里边似乎隐藏着一些信息。”

    “哦?李泰来的遗言?”胡天忙从电脑里找出那封邮件看了一遍,思索了片刻道:“这不是告诉他女儿一个什么水井里有经书嘛,这老头还挺讲究。”

    丘山听到这里心中一动,问道:“什么经书?”

    “《道德经》呗,你看这‘往昔故井,东来紫气’,意思是说在以前一个什么井里,有本老子的《道德经》。”

    “东来紫气就是指《道德经》?”

    “我说老丘,这你就得跟我学学了。解这种谜语,一定要前后文参照来看。你看这‘东来紫气’不是指老子出关的事么?但一口水井跟老子出关风马牛不相及啊。你就得往前后找线索,注意到没有,步君前尘,这个‘君’指谁?老子呗,老子不是叫太上老君吗?所谓步君前尘,不就是说要学习老子吗?怎么学?老子又不能亲自教,那不就只能学习他留下的《道德经》了。”

    丘山见胡天说得头头是道,就接着问道:“如皇如后,九泉含笑,丈夫立世,高曲寡和又是什么意思?”

    “这几个句子从字面上理解就对了。如皇如后,又像皇帝又像皇后,那不就是说又像男的又像女的吗?李泰来的意思很明白了,他是个双性恋,男的女的都处过,这辈子过得挺满足的,所以可以含笑九泉了。”

    丘山听他不着边际地东拉西扯,正想反驳,胡天接着又道:“丈夫立世,高曲寡和,当然是谈情怀和理想了,意思是说他老人家七尺须眉大丈夫,一辈子搞学术研究,冷冷清清曲高和寡,虽然有那么点怀才不遇,但也算得上不负光阴。咳咳,想不到这老头临死前还有点酸溜溜的心理。不过写的这玩意儿,跟屈原的《楚辞》就相差太远了。”

    丘山暗想胡天若是知道李泰来还留下一首绝句,定会有另一番结论,而不是双性恋、酸溜溜什么的胡诌,只是此时也不便多说,就问道:“你肯定就是这么个意思?”

    胡天摇头晃脑道:“意思当然是**不离十了。从整首诗的结构而言,前边四句算是李泰来对自己一辈子的总结,后边四句大概算得上是托付后事了。不过李泰来为什么要他女儿找一本《道德经》呢?这样绕来绕去的,真是奇怪……莫非他在那《道德经》里夹了些什么宝贝?”

    丘山望了望阿七和刘奇,阿七两眼望着窗外,像在想什么心事,刘奇正在打瞌睡,便道:“这事儿到时再聊。”就将话题岔开,聊了聊各自毕业后的情况。

    据胡天说,他老爹原本托关系要把他弄进某高校当辅导员,来个子承父业,熬个几十年,教授头衔也就到手了。谁料胡天非要搞考古,被他爸臭骂了一顿,父子关系闹得很僵,不过最后还是拗不过胡天,只好遂了他的愿,找后门进了省里的考古队。按说胡天学的是天体物理,跟考古八竿子打不着,好在他平时自己有些积累,加上兴趣所在,也算是找了份合适的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