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监听

龙智慧导演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丘山挨个点击查看,在第一封邮件里胡天语气平淡,先是一番客套,然后问丘山从哪里捡了个破砖头没事来寻他开心。但第二封邮件里措辞却陡地变得激动,说自己看走了眼,这红砖是个宝贝,问丘山从哪里搞到的图片。第三封邮件里胡天骂了一通娘,说丘山的破手机怎么总是关机,那红砖里隐藏着一个天大秘密,让丘山赶紧给他电话。

    后面几封邮件都是催促丘山尽快与他联系。直到第九封邮件,胡天竟然把红砖图片发回丘山。丘山点开图片一看,见胡天在图片上做了一些标注,装红砖的盒子上画了几个蓝色线圈,用细线引至旁边空白处,上边用细小字体写着诸如“水银注”、“曲水道”、“缚石锁”之类的东西,丘山被搞得莫名其妙。

    丘山点开最后一封邮件,一张图片映入眼帘,原来是一座古代楼阁的线描图,下面附了一句话:“老丘,你他娘的到底在哪里?这是飞天阁,要想知道其中的秘密,快点给老子电话。”

    丘山没想到一块红砖会引起这么大动静,暗想以胡天满嘴跑火车的性格,看走眼的可能性似乎要更大些,就将李泰来的那首四言古诗发了过去,顺便附上几句“红砖可能是普通砖头”之类的话。还没喘口气,邮箱里就马上多了封新邮件,正是胡天发来的。

    邮件只有短短几句话:“妈蛋,我差点就要贴寻人启事了,你手机怎么老打不通?害得我这两天一直守着电脑,盼星星盼月亮等着回信。那块红砖到底在哪里?”

    丘山拨通胡天的手机,电话那头一听到丘山的声音,立即嚷道:“妈蛋,老丘你可以啊,连手机号都换了。实话实说,是不是干啥非法勾当了?我可丑话撂前头,违法乱纪的事胡爷我可不掺合……咳,我说你那红砖到底是哪里搞到的?”

    丘山见他火急火燎的性格没啥改变,就告诉他自己现在西安,红砖是在梁山一户农民家里无意发现的。胡天一听,立即对丘山说:“你等着,我明天马上来西安。”末了再加上一句:“不见不散。”

    “你干嘛呢?不工作啦?”

    “还工个什么作啊。我跟你讲,这红砖的来历吓得死人,好在你慧眼识珠,把图片发给我。不是老子吹牛,普天之下能够识得这块砖的,怕只有我胡天一人了。”

    丘山没想到胡天要搞这么大动作,牛皮还吹得噗噗响,就道:“你考古队里一搬砖的砖家,整得跟学术权威似的。一块红砖而已,看把你激动得……再说了,还不知道张老汉有没有卖掉呢?人家可是缺钱花,急着出手。”

    胡天一听急了,说道:“你为嘛就没买下来?砸锅卖铁我也要把它搞到手。就这么着,我现在就去收拾一下,你一定要等着。”说着急匆匆挂了电话。

    丘山知道胡天平日里虽然嘻嘻哈哈胡说八道,但要是认准了什么理,也是个直楞子撩火棒,看这架势明天多半会过来。突然想起李泰来那首古诗还没问他,想想还是算了,等明天见面再问不迟。

    此时秋月如水,寒意侵体,三人见天色已晚,就扑灭已经变得暗红的篝火,拾掇一番后返回了舱里。丘山见堆在舱中的那些装备,突然对阿七道:“你到底怎么监听刘登极和那个什么EF小组的?”

    阿七缓缓挪开笔记本电脑,一条连在电脑上的数据线露了出来。那条线穿过下面的舱板,竟沿着侧舱通往船外。刘奇见状忍不住惊奇道:“你在监听光缆?”

    阿七点点头道:“刘登极所住那块区域的光缆都从这处河床通过,所以我在这里装了个监听器。”说着指了指河里。

    丘山和刘奇恍然大悟,原来阿七住在这破船里是为了此事。刘奇连连摇头道:“光纤的数据量那么大,单凭你这台笔记本电脑就能分析?”

    “系统可以设置关键词,电脑只分析跟关键词有关的信息。他们通信用的关键词很特殊,比如说‘秦俑’之类,所以很容易捕获到相应数据包。”

    丘山似懂非懂道:“所以你最开始用‘秦俑’做关键词来过滤数据?”

    “我最初用的是刘登极、强山和青龟做关键词,得到了‘秦俑’这个词。这是在旧金山四季大酒店的光缆井里捕获的第一个信息,发件人正是青龟,收件人则是天师。虽然后来再也没有青龟的消息,但通过‘秦俑’和‘天师’,我又获得了‘EF小组’的关键词,再后来就是‘泰山’计划。”

    刘奇忍不住好奇地凑到电脑前,嘴里咕哝道:“这个软件……嗯,好像很特别……”

    丘山蹙眉问道:“天师?”

    “天师就是刘登极,是EF小组成员对刘的称呼。”

    刘奇此时突然发出“唔”的一声,两眼瞪着电脑屏幕,嘴里说道:“这软件虽然不复杂,但要开发出来也非易事。”

    丘山听刘奇这么说,心中突然涌起一个念头,问阿七道:“这些装备都是哪来的?”

    “联合广场,那个清洁工给的袋子里。”

    丘山暗想他的遭遇如此蹊跷,说不定有人在背后刻意操作,其目的可能是为了获取有关“秦俑”的信息。转念一想,又觉得安排一个失忆人执行任务不合常理……丘山感到思绪纷乱,就打了个哈欠道:“时候不早,咱们明天再谈,都休息吧。”

    第二天早上七点,丘山还在睡梦中,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他摸出一看,是胡天打来的,刚接通电话,胡天的声音就风风火火地传了过来。

    “老丘,我下飞机了。你在哪里?”

    丘山吃了一惊,想胡天为赶飞机应该连觉都没睡,说道:“我在渭河边,给你发张定位地图吧。”挂上电话后就把地图发了过去。翻身起来见刘奇正呆在阿七的电脑前,似乎在琢磨那个监听软件。

    “阿七呢?”

    “下水了。”刘奇头也不回,手往舱底指了指。

    “下水?”

    “是啊。系统收不到信号了,阿七怀疑监听器出了问题。”刘奇这时回过头来,眯着两只熊猫眼望着丘山。

    丘山走出船舱,见左舷处水波荡漾,便倚在船头等着。这时手机又震动起来,丘山拿起一看,是胡天的短信,说他已上出租车,最多一个小时就能赶到。

    丘山放下手机,见水花泛起,阿七的脑袋从水中钻出,忙上前伸出手去。阿七将手中一个砖头大小、呈T形的设备递给丘山。丘山接过来,见设备灰黑相间,份量不轻不重,一头连着根黑线,T形两侧端部各有一个活动卡口,转折处有个遮板,想来就是光缆监听器了,便将它放在舱板上。阿七此时已攀着船沿爬上船头,用手抹掉头上的水珠道:“监听器出故障了。”

    “哦?能不能修好?”丘山对这类电子设备不太懂,就随口回道。刘奇这时也从舱中钻出来,一把抱起那个监听器,左看右摸起来。

    阿七摇摇头道:“不太清楚。”

    丘山听他这么说,暗想若是不能监听刘登极,一众人的处境可就大大被动了。侧头看刘奇兀自捧着那个监听器凝思细想,也就不再理会,去后舱准备起早餐来。

    三人草草吃过,刘奇又跑到船头,拿着监听器翻来覆去地看。过了会儿朝着舱中喊道:“这是哪里生产的?咋连个铭牌商标都没有?”

    丘山想这装备应该也是那个清洁工给的袋子里的,就道:“没有说明书吗?”见阿七摇了摇头,不禁好奇起来,接着问道:“没说明书你怎么会用?”

    阿七茫然地看着丘山,道:“我熟悉这些东西。”

    丘山想了想,突然意识到什么似的,对阿七道:“给你这些装备的人,一定对你非常了解。”

    阿七望着涟漪阵阵的水面,似乎若有所思。

    刘奇在船头嚷道:“嘿,原来是这样,这个设计真有点意思。”

    丘山闻声走到船头,凑过头去一瞧,见刘奇正在摆弄那块遮板,便问道:“怎么说?”

    “你看,只要把光缆往这遮板里一放,光缆两端卡在这两个卡口里,光缆不就折成九十度角了么?注意到遮板内侧没有?对,有个像指示灯一样的东西,那是信号收发器。只要光纤里有光信号通过,信号收发器发出的信号就会被干扰,这样就能读取到光纤里的数据了。”

    丘山将信将疑地看了看刘奇,问道:“你能修好吗?”

    刘奇摇摇头,两手一摊道:“没备件基本就废了。”

    丘山见刘奇吊着眼睛、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正想埋汰他两句,突然见远处河滩的芦苇丛里钻出一个胖脑袋来,抻着脖子,眼珠贼溜溜地东张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