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四言

龙智慧导演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一个多月前。”阿七缓缓回忆道:“一个多月前的一天早晨,大概六七点的样子,我在旧金山联合广场的一条长椅上醒来。那时天刚蒙蒙亮,我记得当时天空灰蒙蒙的,一群白鸽正从广场上飞起来。”

    听阿七说起当时的细节,丘山暗想那个场景在他脑海里一定特别深刻。

    摇曳的火光映在阿七脸上,他凝视着篝火接着说道:“我醒来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睡在长椅上,也不知道在那之前发生了什么。这样待了可能有几分钟吧,我感觉头脑昏昏沉沉,正准备站起身时,有个打扫卫生的清洁工,拎着一个袋子走到我身边,把袋子放在长椅上,对我说有人让他把那袋东西给我。我问给他袋子的人是谁,他说那人身材略胖,像个华人,大概四十来岁,但戴着口罩,所以他也不知道对方的模样。”

    丘山和刘奇互相看了一眼,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刘奇忍不住说道:“看来有人知道是怎么回事。”

    阿七点点头道:“我打开袋子,看到里边有张字条,上面有一句话,‘编号:007强山刘登极的青龟知道你的过去。’”

    丘山暗想阿七自称“七”可能来源于此,想了想便道:“从这句话来看,青龟倒像某个人的名字。”

    “是的,开始我并不知道这些。从后来截获的刘登极通话中,我知道有个叫‘秦俑’的项目。通过监听‘秦俑’的关键词,我才知道这正是EF小组中那个叫青龟的人负责的项目。”

    “EF小组是什么组织?”

    “我不太清楚EF小组的情况,但知道它跟刘登极的联系非常密切,小组成员之间都用代号沟通。我当时监听到那个叫青龟的成员与刘登极谈过‘秦俑’,但此后青龟就消失了。我想只要一直跟着刘登极,总可以再次得到青龟的消息,便一路从旧金山跟到了北京,然后来了西安。”

    阿七顿了顿接着道:“当时EF小组的一些成员正在执行一项计划,名字叫‘泰山’,我以为是‘秦俑’项目的一部分。后来才知道‘泰山’计划跟李泰来有关,他们跟踪他,监听了他的电话和电子邮件。”

    丘山回想起昨晚在四合院里的情形,说道:“但李泰来的死是另一拨人所为。”

    “是的,我当时也觉得奇怪。‘泰山’计划有绑架李泰来的部分,但李的暴毙出乎EF小组的预料。他们知道李的死因后,才意识到碰上了对手。李泰来临死前给你打了个电话,这些信息EF小组都监听到了,所以才有了大前天晚上的事。”

    丘山想起胡同里的打斗还历历在目,正准备开口说话,阿七又接着道:“事实上,李泰来打给你的电话包含了一段信息,但你好像并不知情。”

    “哦?”丘山惊讶得张开嘴,回忆起自己在杂志社时接到李泰来的第一个电话,虽是一片杂音,但确实带有某种节律,想来应该包含了某个信息,忙道:“真没想到,我没留意就把电话挂了。”

    阿七点点头,打开手机拨划了几下,一段声音从手机里传出:

    “您好,《国家宝藏》,请问找哪位?”

    “……刺噗噗……噗……”

    “喂,请问哪位?”

    “……噗刺……刺噗噗……”

    “喂,喂……”

    “……噗噗刺噗……刺刺刺……噗刺噗……”

    “喂,能听见吗?”

    “……噗噗噗……噗噗刺……”

    ……

    丘山听到自己的声音从阿七手机里传出,心中涌起一股诡异的感觉。

    刘奇此时突然说道:“DEADFORSU……”

    阿七点点头道:“是的,如果照莫尔斯电码来翻译,就是DEADFORSU……”

    “为‘SU’而死……”丘山念叨了一句,问道:“‘SU’指的是什么?”

    “唔,可能是某个单词的一部分,也可能是缩写。”阿七两眼精光闪闪地看着丘山道:“莫尔斯码是国际通用的明码,李泰来会把重要信息放在明码里吗?”

    丘山和刘奇都点点头,觉得阿七分析得颇有道理。丘山说道:“早知道我多听会儿就好了。”

    阿七摇摇头道:“这段信息可能只是李泰来用来迷惑对方的,事实上他留了不止一条线索。”

    “哦?”丘山心里一惊,忙问道:“还有什么线索?”

    “给你打了电话后,李泰来又给他女儿发了封邮件。”

    “李柳玉?”

    “是的。那封邮件也被EF小组截获了。邮件最后一段话比较奇特,像是一段暗语。”

    “暗语?”刘奇听阿七这么说,顿时来了兴趣,迫不及待道:“快说来听听。”

    阿七拨弄了几下手机,丘山和刘奇凑过去一看,见屏幕上是一封电子邮件内容,发信日期正是李泰来给丘山打电话的那晚。

    “玉儿:

    对不起,请原谅爸爸用这种方式与你告别。

    此时此刻有太多东西想与你分享,可惜已没有多少时间了。我真希望还能带你去游历四方,感受这块古老大地上璀璨的文明……

    回想过去,我感到幸福。你让我一生富足,了无遗憾……但愿你能从过往的日子里汲取营养,获得勇气,坚定面对未来的一切。

    切记:如皇如后,九泉含笑;丈夫立世,高曲寡和。往昔故井,东来紫气;步君前尘,遥敬西天。

    祝快乐健康!

    父字23:36”

    “如皇如后,九泉含笑……”刘奇一边念着那段话一边困惑地挠头,似乎没料到所谓的暗语是一首半文半白、半通不通的四言古诗。

    丘山也将古诗默念了一遍,想起李泰来在公用电话亭留下的绝句,忍不住将手伸进衣兜里,握住了那半片铜镜。

    阿七见丘山脸上惊疑不定,就说道:“刘登极认为李泰来的这首诗里,可能藏着自己想要的秘密。”

    “既然如此,刘登极为什么对我紧追不舍?”

    “他肯定不会放过任何线索……而且,你不也来西安了吗?”阿七颇有意味地看着丘山。

    丘山心里一阵发虚,想要将残镜之事和盘托出,但转念一想,若自己能见着李柳玉,将事情原由告诉她,或许要更妥当一些。再说李泰来要求不要告诉其他人,所以保守秘密也算是遵从他的遗愿……

    丘山在心里劝慰自己一番,便接口道:“唉,职业使然……唔,我有个朋友对这类东西很有研究,说不定能帮上忙,我把这段话发给他看看。”说着打开了手机邮箱。

    自前晚在乾县给胡天发了那红砖图片后,丘山就把这事给忘了,这两天一直没看邮箱,此时一登录进去,才发现邮箱里多了十封胡天发来的邮件,把丘山吓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