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摊牌

龙智慧导演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三人穿过工地,悄悄走到一处围墙边,费了一番功夫才翻到墙外,沿着路又走了七八分钟,来到一条亮着路灯的马路上。

    “这条路靠着渭河,河边有条小路,可以从小路走。”阿七往马路对面一指。

    丘山和刘奇点点头,跟着阿七快速穿过马路,越过灌木丛和一片不宽的小树林,见前面不远处就是黝黑的渭河,河面上映着稀疏的星光。

    此时马路上传来一阵汽车的轰鸣声,有三辆SUV闪着大灯飞驰而过,显是刘登极的人已追了上来。幸好三人未走大道,否则又免不了一番追逐。

    阿七对附近地形颇为熟悉,带着丘山和刘奇七弯八拐,找到了一条小道,往东边逶迤而去。走了大约十来分钟,东边已露出鱼肚白。丘山放眼望去,见远处天幕低垂,平原旷阔,竟似郊野。

    三人又行了一会,天慢慢放亮起来。阿七走下路边土坡,沿着河岸的土埂路往河滩方向走去。丘山和刘奇见他只是默默往前赶路,只好跟在身后。大约走了三分钟,穿过一片茂密的芦苇丛,河滩已近在眼前。此处渭河水色清澈,流速甚缓,虽是初秋,两岸仍一片葱郁,草木尚无枯败迹象。

    阿七抬手往前一指,冲两人道:“我住在那里。”丘山和刘奇定睛望去,见渭河边泊着一艘木船,木船上盖着一些破烂的篷布,显得整艘船破败不堪。

    “住在那里?”丘山指了指木船,惊讶地望着阿七。

    阿七点点头,踏上浅滩,往木船走去。

    待走到船边,丘山才发现这艘船通过一块木板与浅滩相连。三人踏上木板走进船舱,丘山看木船里边还算整洁,也比较宽敞,一个大双肩包斜倚在舱底,中舱堆放着笔记本电脑等物品,与其他陈设形成极大反差。舱尾有些破破烂烂的锅碗瓢盆,想来应是以前的船家所留。

    丘山啧舌道:“想不到你住在这里!”

    阿七点点头,指了指船尾道:“后舱有些吃的,你们随意。”

    丘山和刘奇此时早已饥肠辘辘,听阿七这么一说,便来到后舱,看见一堆肉类罐头和方便食品,就老实不客气地吃了起来。吃完饭后,三人都已困乏无比,便各自找了处干净的舱板躺下大睡起来。

    也不知睡了多久,丘山微睁开眼,见满舱金黄的霞光,映得头顶船篷熠熠生辉。丘山抬起身子,见太阳快要下山,霞光映红天际,水面上波光荡漾,几只水鸟从芦苇丛里掠过。

    他感到浑身酸痛,挣扎着爬起身,见刘奇兀自在一侧呼呼大睡,阿七却已不在舱内,忙跑出船舱,远远看见阿七正坐在岸边芦苇丛中,手里拿了根竹竿在钓鱼。丘山走下船,来到阿七身边,见他冲自己点点头,心中一动,呵呵笑道:“三千年前有个老头也在这条河里钓鱼,不过他的鱼钩可是直的。”

    “鱼钩是直的?”阿七回过头来疑惑地看着丘山。

    “呵呵……哇,这么大条草鱼,今晚可有得吃了。”丘山见阿七身旁一个盆里有几条鱼正游来游去,便转了话头,接着道:“我去拾些柴火,今晚咱搞个渭水烤鱼宴。”说完就沿着河岸捡起枯枝来。

    约摸过了半个时辰,太阳西沉,天色暗了下来,丘山抱了一大堆柴火回到浅滩上,见阿七和刘奇正忙着支架子,就把柴火抱过去。三人杀鱼生火一番忙活,刘奇又去舱尾找了些油盐佐料。待一切准备就绪后,三人围在火堆旁边烤边吃起来。

    一轮秋月在东面莽原上升起,夜空浩瀚,繁星似锦,夜风轻拂在身上,篝火正旺。三人就着面包吃着鱼肉,丘山和刘奇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起这些年的经历,免不了一番感慨。阿七则蹙着眉头,默默吃着面包,一付心事重重神情萧索的样子。

    丘山瞥见阿七如此,心中一动,想起自己在梁山碰到的那两个黑衣人,同样神秘,同样带着奇特装备,难道阿七与他们有什么关系?想到这里,丘山冷不丁唤道:“阿七,”见阿七转过脸来,就道:“杜牧似的,热肉热克秀。”

    “什么?”阿七一脸茫然地看着丘山。

    丘山见阿七神色并无异常,突然呵呵笑道:“你一路从旧金山到北京,怕是没少折腾吧?”

    阿七有些吃惊地望着丘山,嘴里说道:“你怎么知道……”

    丘山见自己竟然一语中的,心中颇为得意,表面却不动声色,说道:“刘登极一个月前在旧金山一个国际拍卖会上竞得一件东汉金镂玉衣的文物,并将它赠还给了中国。半个月前他飞往北京,你也一路尾随他而来。”丘山说得稀松平常,心里却捏了把汗,自己的判断无非基于两点:一是阿七虽然中文流利,却不知道姜太公钓鱼这个童叟皆知的历史掌故,手机又是英文版,这些细节串连起来,都表明他不应是国内长大的;二是他应该是在跟踪刘登极,昨晚在四合院旁的树林里碰到时,他似乎正在监视刘登极。

    “是的。”阿七居然毫不隐瞒,说道:“半个月前我跟他到了中国。”

    “为什么跟踪?”

    阿七思付片刻才道:“刘登极有个项目,代号叫‘秦俑’。”

    “秦俑?”丘山见阿七点点头,就接着问道:“那是什么项目?”

    阿七摇摇头道:“我一无所知。”

    “哦……”丘山理了理思路,问道:“你是为了这个项目跟踪刘登极的?”

    “是的。”

    “但不知道‘秦俑’是个什么东西?”

    “嗯。”

    “哦……”丘山犹疑了片刻,说道:“这是组织交给你的任务,对吧?”

    “我没有组织,也没有任务。”阿七坦然道。

    丘山和刘奇面面相觑。丘山两手一摊道:“为了‘秦俑’跟踪刘登极,却不知道‘秦俑’是什么东西,也没有人安排这么做,那你做这些是为了什么?”

    “唔,有人告诉我,负责这个项目的人跟我的过去有关。”

    “过去?”丘山闻言忍不住问道:“你过去是做什么的?”

    “我不知道。”

    阿七话音刚落,丘山和刘奇都惊奇得瞪大眼睛。

    “难道你……失忆了?”

    阿七点点头。

    丘山回想起遇到阿七后的一些细节,似乎慢慢明白过来,问道:“你最近的记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