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恶斗

龙智慧导演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正犹疑间,敲击声又一次传来,这次的声音听起来更为清晰,在通风道里沉闷地响着。三人都将耳朵贴在通道壁上细听,除了敲击产生的回音,并没有听见其他声音。

    阿七做了个前进的手势,往发出敲击声的地方慢慢靠去,丘山和刘奇紧跟其后。爬了约十来米,右边出现一个通道,敲击声正是从这里传出。这个通道与上一个差不多,半米多宽,里边黑黢黢的没有任何光亮。再凝神细听时,原来不紧不慢的敲击声突然消失了。

    阿七向丘山和刘奇做了个手势,让他们停在原处,便要往通道里钻去,丘山突然扯了扯他的衣服。阿七回头见丘山向他做了个暂停的手势,伸手指了指通道里边,然后并拢手指在自己脖子上抹一下。

    阿七迷茫地看着丘山,不知道他的手势是什么意思。丘山临时学到的手语有限,此时表达起来难免有点词不达意,就伸出左手摊开,用右手食指在掌心写下一个“伏”字,又指了指通道里边。

    阿七就着微光看清了丘山所写的字,回想刚才的敲击声,顿时觉得不妙。他迅速从包里掏出一枚管状物,拧了一下端部后扔了进去。待那物件滚到通道尽头,里边传来“咦”的一声,似是有人感到十分意外。

    这时通道里“砰”一声闷响,接着发出炽白强光,整个狭窄通道变成了一片白芒,只听见里边传来数声惊呼,接着“嘭”地一声响,似是有人跌落房间去了。

    阿七将手往西方一指,做了个撤退的手势,三人手脚并用快速向西边爬去。大约爬出十来米远,突然有几束光线从后边扫来,几个闷闷的声音在后面大喊“停下”。

    丘山此时在最后边,回头一看,有三个人影正沿着通道壁往这边快速爬来。他赶紧跟上刘奇,拼命往前爬去。阿七停下来,待他们赶上后沉声道:“你们先走。”

    此时那三个人影离他们只有五六米远了。他一把攥住刘奇的胳膊低声呼道:“他们快撵上了,我们先撤。”

    刘奇咬着牙帮子“吭哧吭哧”地往前挪去,丘山紧紧跟在刘奇后边。两人才爬出十来步,后边突然传来一声低喝,丘山和刘奇回头一看,灯光交错中只见人影晃动,阿七已跟对方交上了手。这条通道高才一米出头,宽不过两米,打斗起来闪转腾挪的功夫完全派不上用场,全靠近身缠斗的擒拿功夫,再加上对方人多,也不知阿七能不能顶住。

    丘山往刘奇屁股上猛推一把,说道:“你先走。”说着折返身子往阿七那里爬去。

    阿七此时正伸脚踢中左边一人脑袋,那人发出一声闷哼,“咕咚”栽倒在地。中间那人像只蛤蟆一样突然恶扑过来,阿七翻身躺下,反手迅速将手肘从那人两手间穿过,击在了他的下巴上。“咯嘣”一声,那人被撞得身子一仰,脑袋磕在上边的通道壁上,双手却死死扣住阿七的右臂,将它压在身下。右边那人见状一拳往阿七面门上袭来,阿七右手被压住,只好扭身用左拳斜刺里对撞上那人的拳头。两只拳头“噗”地撞上,那人吃痛收回手,另一只手伸出来绞住阿七左臂,同时施展擒拿术,扭住了阿七的左腕关节。

    丘山此时已来到近前,见三人扭在一起,阿七无法动弹,便用脚猛踹右边那人脑袋,那人手上力道稍松,丘山接着又狂踹一脚。阿七趁势挣脱左手,一拳打在那人的脖子处,同时收脚用膝盖猛撞向中间那人的腰,两人都软嗒嗒地躺了下来。

    前边突然传来刘奇的一声叫喊,丘山和阿七抬头一望,竟已不见刘奇的身影,通道里传来“咚咚咚咚”的滚动声。两人大奇,连忙爬过去一看,原来通道在这里突然向下,形成了一个长长的大斜坡。刘奇刚才只顾着往前猛爬,一不小心顺着斜坡滚下去了。

    丘山和阿七也侧躺下来,沿着斜坡往下滚去。大约滚了十来秒钟,丘山感到头晕眼花,“嘭”地撞上了一个身体,只听刘奇“呀”的一声惨叫,后边阿七也跟着撞了上来,刘奇身前的一块格栅吃不住劲,“啪”地被撞脱,三人同时跌落下去。

    一片“哗啦”声中,丘山等人跌进了一堆塑料泡沫纸板箱里。丘山抹掉头上的纸屑碎末,翻身起来打开手电往周围一看,发现此处是一个宽敞高大的房间。房间可能还在施工,搭着几处脚手架,空地上放着些杂七杂八的材料和包装箱。刚才三人撞破了通道气窗,幸好只是掉在一大堆纸箱上。

    三人站起身来,正准备找出口时,刘奇突然扯了扯丘山衣袖,两眼望着暗处一个角落。丘山顺着刘奇的目光看去,赫然见黑暗中有双眼睛正盯着他们!

    丘山忙捡起搁在地上的手电,猛地往那双眼睛照去。一个黑影突然一闪,避开手电光向他扑来,速度奇快。丘山还来不及做出反应,旁边的阿七突然窜到丘山前面,与黑影迎头碰上,一眨眼“扑扑扑扑扑扑”六七声拳脚相交的声音如连珠炮般密集响了起来。丘山忙把手电瞄着那团人影,灯光中影影绰绰,两人已经缠斗在一起,一时分不清孰高孰低。

    这时那个影子蹿上了脚手架,突然一个倒翻,凌空一脚踢出,阿七正好扑到脚手架旁,后门大开。说时迟那时快,他蹚地滚去,勉强躲过对方的攻击,双手顺势倒抓住脚手架上的钢管,横着一个旋风扫腿,正好踢中那个还没落地的影子。

    那影子闷哼一声,斜飞出两三米开外,“嘭”地摔在了地上。

    丘山拿手电一照,那个躺在地上的身影就是刚才在院内看见的黑衣青年。他猛地从地上跃起,却直接向刘奇扑来。刘奇吓得拔腿就跑,对方疾速冲到他身后,身子前倾,劈头一掌往刘奇后脑勺招呼。阿七从后边追上,伸展双臂往黑衣人击来。孰料黑衣人左脚前探,着地后以左腿为轴,身子往左侧回旋,一个凶狠的肘击撞在了阿七头部。阿七的身子被撞得往旁侧飞去,直挺挺地落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响声。黑衣人顺势一挥拳,击在刘奇的侧脸上,刘奇“扑哧”一声摔倒,伏在地里一动不动。

    丘山从兜里掏出枪来,正准备拉开保险栓,黑衣人突然跨步奔来,身子往前一弓,一个下勾拳打在丘山的下巴上。丘山只感到嗓子眼一甜,满嘴是血,下巴好像不听使唤似的歪向一旁,脑袋晕晕沉沉,身子踉踉跄跄退了好几步,仰面一跤跌倒,手枪也拿捏不住掉到了地上。

    丘山耳朵嗡嗡作响,朦胧中见阿七冲上前来,挥拳击向黑衣人,黑衣人回身一个侧踢,阿七用手格开,两人又缠斗在一处。丘山觉得头昏目眩,隐约见那两团黑影打得难分彼此,最后都跌倒在地,低呼声和拳脚声停歇下来,只是偶尔传来一两声闷哼。

    丘山摸索着在地上找到手电,往阿七照去,只见他和黑衣人手脚交叉缠成一堆,两人像拧了根麻花似的在地上翻滚,脸上表情都显得狰狞痛苦。阿七时不时被黑衣人捶打腰部,嘴里发出一两声闷哼,他的手则绞住黑衣人的一个手肘,偶尔叩击一下他的后脖。

    丘山抬起身子,见刘奇仍趴在地上,赶紧伸手摸了一下他的颈动脉,见脉搏跳动正常方才放了心。他挣扎着爬起身来,捡起手枪,一步三晃朝阿七走去。那黑衣人似乎感觉到了危险,拼尽全力猛捶阿七的腰。阿七呲牙咧嘴,但仍紧紧扣住黑衣人的肘关节。

    丘山走到黑衣人身前,见这人皮肤黝黑,脸上被汗水和灰尘糊住,看不清面目。他见丘山拿着手枪,眼里竟毫无惧意,反而露出暴戾凶残的目光。丘山被黑衣人眼里透出的杀气骇了一跳,但见阿七表情痛苦,就鼓起勇气拿枪托往那人头上砸去。

    枪“嘭”地砸在黑衣人头上,将他的脑袋砸得歪向一边。谁知黑衣人又挺直头来,继续凶狠地盯着丘山。丘山心中一横,猛地抡起枪狂砸下去,连着砸了七八下,黑衣人使在阿七身上的劲慢慢松了。阿七挣脱手来,趁势一个横肘击在黑衣人太阳穴上。这一击十分迅猛,那黑衣人身子硬挺挺地往旁边滚了一圈,兀自伏在地板上一动不动,似是昏阙过去了。

    经过刚才一番恶斗,阿七已累得精疲力尽,躺在地上不停喘息。丘山快速走到刘奇身边,掰过他身子,见刘奇满脸是血,忙拿衣袖将血迹擦掉,晃着他的肩膀喊道:“刘奇,刘奇。”

    刘奇缓缓睁开眼来,含混不清地说:“我……刚才差点没喘上气。”

    丘山见刘奇半边脸颊红肿,问道:“还好?”

    刘奇点了点头。

    这时阿七站起身来说:“对方随时可能赶来,要赶紧离开这里。”

    丘山忙站起身,在房间西边找到一扇铁门,门上焊条斑斑,应该是施工时临时所建。他推开铁门,见外边是一处尚未完工的廊道,约十数米长,裸露着混凝土框架,大片的石砖堆码成一垛垛,地面上是一些残砖和废铁丝之类的建筑材料。廊道尽头是一部施工用的货梯。

    丘山折返回来,和阿七搀起刘奇来到货梯边。三人走进货梯,丘山按下按钮后货梯往上升去,片刻功夫就到了地面上。

    一行人走出货梯,发现身处在一个大厅之中。大厅里空荡荡的,南边有扇对开的大铁门。他们走到铁门处,见并未上锁,便推门走了出去。待来到外边,才知道这是一处建筑工地,周围有几栋布满脚手架的高层建筑环峙,巨型吊车在黑黢黢的工地里兀立,只有前方不远处一盏大灯发出惨白的光来。

    “这就是阿房苑,刘登极的地产项目。”阿七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