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秘道

龙智慧导演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丘山伸头往下一看,内院里这时正聚着几个人,围成一堆低声交谈着什么。刘奇正要说话,阿七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蹑手蹑脚走到北边侧栏处。厢房北侧有座较低的耳房,离厢房约三米远。

    阿七探头观察了一下,又走回丘山和刘奇身边道:“我先过去。”然后加速往边栏冲去,一脚蹬在栏杆上,身子猛地腾空跃起。

    刘奇“啊”字刚要出口,被丘山一把按住嘴巴。楼梯那边传来的脚步声已越来越响,来人似乎已上到第二层。丘山忙扯着刘奇往走廊北侧摸去。待走到栏杆处,见阿七正吊在耳房屋檐下,向他们晃了晃手中的细绳。

    丘山见边栏上挂了个活扣,阿七已经将绳子系好,就低声对刘奇说:“你先走。”

    刘奇摇摇头咕哝道:“丘哥,你不是开玩笑吧?这么高……”

    “赶紧走,别磨蹭。”丘山说着攥住刘奇的手把他拖上栏杆。刘奇不得不抓住绳子,心惊胆战地往耳房那边吊去。此时阿七已经翻上耳房屋顶,见晃晃荡荡地吊到屋檐下,忙一把抓住他的手,把他拖了上去。

    此时那两人已经从楼梯口走出,丘山暗暗叫苦,蜷身躲在栏杆下。那两人没有留意到走廊角落,径直往关押刘奇的房间走去,嘴里仍在不停交谈。丘山离得不远,隐约听到其中身材瘦削的一人说道:“可惜了那两头獒王,两枪就死翘了。”

    另一人接道:“那五个弟兄一下就被放倒了……对方来头不小,我们哥俩以后得小心些。”

    瘦子摸了摸后脖颈,谄笑道:“强哥,你见多识广,以后多罩着点小弟。”

    叫强哥的人道:“猴子,你放心好了,我们是什么关系?!”顿了顿又说:“刘天师这次碰到的对手很强大,我们以后得机灵点。”

    “也不知道对方的来路……你说玉虎法师作法能让这小子招了吗?”说到此处两人已走到门边,瘦子掏出钥匙打开门,两人走了进去。

    “唔,玉虎法师的法力自然是没得说的……咦?”强哥似是发现了什么不妥之处。

    丘山趁此机会迅速抓起绳子,快速往耳房檐下吊去,刚到屋檐下,回头见瘦子从屋里奔出,探头向下边院子里的人大喊道:“那小子跑了!”

    阿七抓住丘山猛地拉上屋顶,往屋脊另一侧爬去。翻过屋脊后,三人沿着斜坡往北爬去。

    阿七停下来,指了指不远处的屋檐道:“可以从这里下去。”三人来到屋檐边,侧墙上方突然亮起几道强光,将院子外的空地照得宛如白昼。

    阿七道:“下不去了,得再想办法。”说着往上爬回屋脊,丘山和刘奇只好紧紧跟在他身后。三人爬上屋脊,往院内一看,这时已是一片灯火通明。一个黑衣青年站在院子中间,被一群人围着,一个健硕男子正向他说着什么。健硕男子后边跟着两个人,一胖一瘦,是刚才那两个叫强哥和猴子的人。

    黑衣青年与健硕男子交谈了几句,就随着他们往西厢楼这边走来。

    “正房有个排气口,我们先去那边。”阿七说着沿屋脊往正房方向爬去,丘山和刘奇紧跟其后。耳房与正房的屋顶连接在一起,三人爬上正房屋顶,感觉瓦片光滑,像是黑色琉璃所制,与刚才的青瓦大不相同。

    屋脊北侧斜坡上竖着个灰色圆筒,看上去像烟囱,但比寻常的烟囱要大不少。阿七领着两人爬到圆筒边,众人见圆筒直径约有半米,弯成半弧形,开口向着正房后方,圆筒口覆着铁丝网。

    “奇怪……你确定这是排气用的?”丘山困惑地望着阿七。

    阿七点点头道:“我已经观察一段时间了,这不是烟囱。”说着卸下铁丝网,又从兜里取出一捆绳子来,将它打个活结勾在圆筒边沿,然后拉着绳子钻了进去。

    丘山和刘奇一上一下跟着阿七吊了下去。

    排气管道筒壁光滑,也没什么灰尘,想来平日应该经常保持通风状态。此时管道下方传来阵阵凉风,空间虽然逼仄,也不觉得憋闷。下到七八米时,丘山抬头一望,见头顶只透出一点微光来,下边黑洞洞的不知还有多深。

    刘奇手脚吃不了劲,“簌”的一声滑下,脚踩在了丘山头上。丘山被踩得弓起身子,用膝盖顶住筒壁,憋着劲对刘奇道:“把腿抬起来,用膝盖顶住两边。”

    刘奇好不容易抬起腿,屁股磨在筒壁上“叽叽”作响,嘴里忍不住“哼哼”起来,显是膝盖和屁股擦着管壁生疼起来。

    丘山暗想这四合院顶多也就**米高,现在至少下降了十三四米,按说早该到地上了,下边却还是黑洞洞的。他望了望阿七,见他默不作声,兀自往下方降去,就忍不住问道:“还得多久到头?”

    “嘘,有动静!”阿七用手指触摸着管壁低声道,接着将耳朵贴了上去。

    丘山连忙也将耳朵贴在管壁上细听,果然有一种连续的机械转动声隐隐传来。过了片刻,声音突然消失了。

    “电梯?”刘奇低声问。

    “嗯,附近好像有电梯井。”

    “不要说话,尽量不要弄出声音来。”阿七说完接着往下降去。

    刘奇不敢再把屁股蹭在筒壁上,只好用腿夹紧绳子,手吊得有些酸痛无力,索性双手将绳子搂在胸前。这样一来速度快了不少,大腿内侧被绳子磨得火辣辣地痛,又不能叫出声,脸上表情变得苦不堪言。

    大概又下降了三四米,丘山听到下边传来一阵轻响,忙低头望去,见阿七好像已踩着管道底部。这时刘奇的屁股突然压在丘山脑袋上,原来他已支撑不住,径直坐了下来。丘山被刘奇的身躯一压,顿时感到难以承受,手里不由一松,两人齐齐掉到了管道底部。

    此处管道是弯管,水平段管道直径也只有半米多,身体无法转圜。丘山叫苦不迭,刚才进来时是头上脚下,现在身子一躺平,就是脚前头后。

    “往后倒着爬。”阿七的声音从前方不远处传来。丘山扭头往阿七望去,见他已爬出两三米开外。

    丘山和刘奇都翻过身来,用手肘和膝盖撑住身子,慢慢往后挪去。

    这样倒着爬了十来米,丘山扭过头一望,见阿七已停了下来,他身后隐隐传来亮光。这时传来一阵清脆的金属撞击声,阿七似乎踹掉了某个物件,从管道内爬了出去。

    丘山和刘奇加快了步伐,跟着从管道里钻出来,见外边是一个低矮的方形通道,高不足一米,宽两米左右。方形通道在前边不远处分成两路,一路继续向前,另一路则拐向左边。

    阿七招呼丘山和刘奇来到分叉口,低声说道:“通道应该会通向某些房间,从现在开始,我们用手势交流。”阿七说完双手比划着,教丘山和刘奇诸如前进、停止、撤退、收到、不明白、有人之类的简单手势。教完手势后,阿七向左侧指了指,丘山和刘奇同时做出收到的手势,三人向左侧爬去。

    约摸爬了两三分钟,阿七做了个停止的动作,然后将耳朵贴在通道壁上。丘山和刘奇见状,也都贴着耳朵细听,果然听到有声音沿着墙壁传来,声音飘忽不定难以辨认。

    三人又爬出十来步,阿七的动作变得越来越慢,最后终于停下。此时他们又来到一个岔路口,左侧的通道看去仅半米多宽。阿七缓缓爬了进去,见他如此谨慎,丘山两人也都屏住呼吸,轻轻往里边爬去。仅爬了三四步,三人见前边不远处有一道格栅透出光线,还隐隐听到了有人说话的声音。

    阿七将左手伸到身后,并拢手指做了个停止的手势,然后轻轻往格栅处爬去。

    这个格栅在方形排气通道左侧壁上,光线从里边射出,形成十数条微弱的光栅,人声仿佛来自下方。

    阿七爬近格栅,见格条是斜着镶嵌的,遮住了房间里的光景,但人声已经清晰可闻。

    “……3.7毫米,不是标准制式的小口径。”一个听起来很性感的女人声音从下边传来。

    “不是标准制式?”一个沉闷的男声问道。阿七听出正是刘登极的声音。

    “嗯。应该是由某个试验室或研发机构私自研制的。”那个女声回应。

    刘登极似是沉吟了片刻才接着问道:“目前制造这种子弹的公司有哪些?”

    “不好说。从公开的资料看,瑞士、德国和俄罗斯的一些公司都能制造。但实际上许多地下工厂都有制造能力。”稍过片刻,那个女声接着发出“咦”的一声,好像碰到了什么令人困惑的问题。

    阿七心中一动,觉得这声音有似曾相识之感,但一时想不起究竟在哪里听过。

    “怎么会……从没见过这样的伤口……”那女人好像碰到了什么不太好确定的事,犹豫着没有说下去。

    “嗯?”刘登极似乎有点不耐烦。

    “从藏獒体内受创的情况看,子弹好像发生过二次爆炸。”

    “二次爆炸?”

    “子弹在射入身体后又发生了一次爆炸,原理跟爆破弹是一样的。爆破弹一般都是由火炮或者榴弹枪发射,在进入目标后才会真正爆炸,用来破除障碍物。”那女人稍停了一下,接着说:“能够生产这么小口径的爆破弹,对方应该很有来头。”

    “嗯,我知道了。”刘登极打断那个女声,房间里响起了来回踱步的声音。

    “咳,我看对方倒像是示威。”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响起,阿七吃了一惊,没料到房间里还另有人在。

    “怎么说?”刘登极向苍老的声音问道。

    “要打死藏獒,原本用不着这种爆破弹。对方用了这种子弹,目的就是想让我们知难而退。对方没有伤人性命,似是不愿与我们结下梁子。”

    “哈哈哈……”刘登极大笑三声,说道:“好,好,好……好一个不结梁子!他们抢得走人,我们就灭得了口。”只听“嘭”地一声,似是一拳砸在了桌子上。刘登极顿了顿接着道:“泰山那边情况如何?”

    “我已经查明他在中毒前服用过一种治疗风湿的药物,叫着祛湿蠲痹丸胶囊。对方很可能将其中一粒胶囊调了包,把某种毒药放进了胶囊里。”那女声顿了顿接着道:“泰山中的毒很罕见,是多种生物毒素混合而成,可以同时作用于人的神经和血液系统,使其保持短暂的亢奋状态,亢奋期过后就会迅速死亡。”

    “玉虎,你怎么看?”

    那个苍老的声音回道:“对方为此做了充足准备,力求一击必中。不过从今晚抢人的行为看,似乎还没得到想要的线索。抢人,说明他们也非常重视那个记者。”

    “唔……黑龙,务必查到那个记者的下落。”

    一个年轻的男声应道:“是。”

    “还有,搞清楚那晚帮他的人是什么底细。”

    “是。”

    这时房间里传来一声轻微的“嘀”声,有一种类似电动马达的声音隐隐传来。大约三四秒钟后电动马达声停住,响起了一串脚步声,好像有人走出了房间。电动马达声再次响起,片刻后四周变得寂静无声,从格栅处透进来的光线也慢慢熄灭了。

    阿七回身朝丘山和刘奇挥挥手,示意他们呆在原地,然后从衣兜里取出一个小型刀具,将格栅方框的螺钉尽数拧出,轻轻取下方框,探头往下一望,见房间里虽然幽暗,但有几处闪烁着小指示灯,微光中可见房间并不太大,有一个椭圆形长桌和几把椅子。

    阿七掏出随身的手电筒,往房间里照了一圈,然后从排气口处跳了下去。这时才发现,房间墙壁上裹覆着厚厚的绒布,布置得像个小型会议室,长桌上摆着一盆兰花,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阿七绕着房间走了一圈,发现房间北侧墙壁靠近天花板处有个投影幕,此时已经收起。阿七暗想刚才应是个视频会议。他沿着墙壁摸索了片刻,在南侧墙壁中间发现一条竖缝,墙根处有道细槽,原来这堵墙壁就是房间的门。

    阿七不敢逗留太久,重新爬回排气口,将格栅重新装上,沿原路回到丘山和刘奇身边,低声道:“是个会议室,刚才刘登极开了个视频会议。”接着将听到的内容大略讲了讲。丘山想到自己成了刘登极和另一个神秘组织的追猎目标,额头不禁冒出一层冷汗。

    三人沿着排气通道爬回原来那条宽大的方形通道内,一路向西小心翼翼爬去。大约爬了一分多钟,突然听见通道远处传来一声敲击声,紧接着又是一声,声音不大,但非常清脆地传入耳中。丘山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前边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