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解救

龙智慧导演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只见屏幕上赫然有一行文字,“我被绑架,勿回复。刘奇。”短信只有简短的几个字,但后面附了一张GPS定位图,标示位置在西安城北三环外某处。

    难道刘奇也牵扯进来了?丘山头上冷汗直冒,忙把东西胡乱收拾了一番,匆忙跑下山来。好不容易拦住一辆出租车,一路上风驰电掣般往西安驶去。大约走了快一个小时,终于到达西安北三环附近。丘山打开那张定位图又找了十来分钟,车子才终于在路边停下。

    这时已是晚上六点,天渐渐黑了。丘山下得车来,见这条路非常偏僻,稀稀拉拉亮着几盏路灯,路两旁只有一些平房,平房之间是一片连着一片的小树林。

    丘山见身侧一片小树林里隐隐透出灯光,好像有一处院落。于是摸进黑黢黢的树林,远远看见一座四合院,宅门前有一小块空地,停着两辆越野车。门檐处挂着两盏仿唐宫灯,正发出昏黄的光。宅门紧闭,四围是高高的青瓦屋顶。

    丘山绕着四合院转了一圈,除了南边的宅门,其他三面是陡直的屋墙,约有**米高。他来到四合院北侧墙根处,摸了摸墙面,都是青石所砌,上边隐约可见屋檐,屋檐下有梁。

    这时身后突然响起“扑扑”的脚步声,丘山回头一看,有三个人影从右侧墙角拐出,向他直冲过来。

    丘山立刻撒腿就跑,后边的人大喊:“站住!”

    丘山往树丛中蹿去,那三个人紧追不舍。

    这时四合院前边隐约传来沉闷的狗叫声,丘山边跑边回头看,有两人打着手电往自己奔来,身边跟着两条藏獒。那两条藏獒很快超出那两人,向丘山猛冲过来。

    丘山这下吓得不轻,一边玩命往树林里跑,一边从兜里掏出手枪,脱下了保险栓。奔跑中丘山回头瞄了一眼,见那两只藏獒体型高大威猛,速度奇快,嘴里发出滚雷般的低吼,此时离他只有五六米远了。丘山心里惊慌,跑进树林才两三米,脚下绊着了什么东西,一跤跌倒在地,只听藏獒的怒吼已经到了脑后,情急中一个侧滚。

    一条藏獒从后面一跃而起,狮头般的大脑袋里露出白森森的犬牙,往丘山身上扑来。丘山刚把枪口对准它,雄壮的狗躯已压在他身上,毛茸茸的脑袋遮住了他的脸,狗嘴里流出的涎水已滴到了脖子上。

    丘山的枪口此时正抵在藏獒胸部,他想也没想扣动扳机,只听“噗”的一声响,就像西瓜破碎一般,藏獒胸膛喷出一蓬狗血,巨大的脑袋“呜咽”一声掉下来,砸中了丘山的下巴。

    另一条藏獒此时晃动着狗头往丘山脖子咬来。丘山抽出枪对准狗头扣动扳机,“蓬”地一声响,那只藏獒摇晃着往前冲了一步,满是涎水的狗嘴撞在丘山脸颊上。

    丘山正想从沉重的狗躯下脱身,有三人已冲进树林,其中两人往丘山走来,嘴里大喊“不许动”。另一人拿起对讲机,正准备通话,突然身子一挺,僵直往前扑倒,“扑通”的倒地声将前边两人惊了一跳。他们刚回过头去,一个黑影“忽”地从树上横扑下来,只听“扑通扑通”两声,那两人同时趴倒在地。

    丘山没想到树林里还有其他人在,不由也吃了一惊。还未来不及看清那人面目,又有两人冲进树林,黑影迅速闪到灌木丛后。那两人见地上躺着三具尸体,发出“啊啊”两声惊骇,一边往口袋里掏东西一边往回退。黑影从灌木丛里陡地跃出,扑向他们后背,两人闷哼两声,软塌塌地栽倒在地。

    “跟我来。”丘山正惊疑未定时,那黑影低声冲他说道。

    “阿七?”

    “是,赶紧跟我走。”

    此时丘山已经从藏獒身下挪出身子,一骨碌翻身起来,见阿七黑色紧身衣装束,似乎是有备而来。

    “想不到你也在这儿……你收到刘奇的短信了?”丘山捡起一个对讲机,一边跟着阿七向树林深处走一边问道。

    “刘奇的短信?”阿七莫名其妙地望向丘山。

    “他被绑架了,就关在这里。”

    “绑架?”

    “是的。”丘山见阿七并不知道刘奇的事,就接着道:“他发短信告诉我的。”

    “哦。”阿七往四合院方向望了望,见南边有一大群人正走出来,估计有十来个,就低声道:“赶紧走。”说着往树林南边奔去。

    丘山跟在阿七后面跑了起来,边跑边按住对讲机,捏着嗓子叫道:“注意,对方有武器,还有同伙,正往北边树林里跑,赶紧来!”

    “你们在哪里?”对讲机里传来一个粗嗓门的声音,夹杂着一阵阵“刺刺”的信号杂音。

    “我们,啊……”丘山哀叫一声,将对讲机远远扔了出去。

    那帮人快速往北边跑去。阿七和丘山跑到南边树林里,正对着四合院宅门。

    “现在进去。”阿七说着往宅门奔去。快到宅门时突然从怀里掏出两张卡片一样的东西,往门檐下甩去。

    丘山仔细一看,门檐下阴暗的隐蔽处挂着两个监控摄像机,阿七甩出的卡片正好插在摄像机镜头前。

    “你刚才走到摄像机监控范围内,被对方发现了。”阿七低声说道。

    “我当时没到门这儿。”

    “四面墙上都有摄像头。”

    “哦。”丘山总算明白对方为何来得这么快。

    宅门呈朱红色,但并非木门,而是一种厚实的防盗门,侧边有个门禁的密码键盘。

    “不要留下指纹。”见丘山正要去摸那个密码锁,阿七连忙阻止,从兜里取出一个薄膜状指套戴上,在密码键盘上输入一串数字,防盗门轻轻一响,打开了一条缝。

    阿七示意丘山先进去,待他进门后,一跃而起摘下那两张卡片,迅速闪进门内,将宅门关上。当门处是一个影壁,两人拐过影壁来到内院,见这四合院与普通四合院不大一样,正房、厢房全都有三层楼。

    “这是什么地方?”

    “刘登极的宅子。”

    “刘登极?”丘山感觉这个名字很耳熟,自己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说过。

    “他是华裔日本人。”

    “哦。”丘山陡然想起,前段时间《国家宝藏》曾报道过这个人,难怪名字听起来这么熟悉,便问道:“他是国际收藏家?”

    “是。”阿七点点头道:“他也是强山国际公司的董事长。”

    “想不到他在西安有房子。”丘山抬头环视了一眼四合院。

    “这是他的一个据点。这里往西八百米,有个叫阿房苑的房地产项目,背后就是他的资金。”

    “哦。”丘山思付片刻,突然两眼精光闪闪,盯着阿七说:“难道是他杀了李泰来?他也正在找我?”

    阿七看着丘山,正要开口说话,突然发现了什么,一把扯住他往暗处闪去。

    一个人影出现在东厢房一个房间的门口,穿过内院快速往宅门方向走去。丘山和阿七悄悄跟在后边,见那人打开宅门,抬头检查了一下监控摄像机,又左右看了看。

    丘山向阿七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阿七摇摇头。那人看了一会,没发现什么异常,才又回到房间。丘山两人摸到房间窗下,抬头向里望去,房间侧墙上有十来个显示屏,原来这个房间是监控室。

    丘山扫了眼显示屏,突然发现一个画面上似乎有个人正蜷躺在房间里,身材与刘奇颇为相似,但画面很暗,看得不很真切。

    这时监控室桌上的对讲机里传来一阵刺啦声,接着一个粗声粗气的嗓音说:“田鸡,院内情况怎样?”

    “一切正常。”那个绰号田鸡的人回答,眼睛在那些显示屏上不断巡视。

    丘山逐个看那些显示屏,发现其中有不少院内的监控画面,四合院各处应该也装了不少摄像头。

    这时监控宅门的显示屏里出现了一群人,正抬着几具躯体往门口赶来。丘山和阿七对视一眼,顺着墙根退到暗处。

    “要不要做掉他?”丘山指了指监控室。

    阿七摇摇头道:“那样的话他们就知道我们进来了。”想了一下又道:“你刚才看那些显示屏,有没有发现刘奇?”

    “左上角第三个显示屏,看起来像他。”

    “唔,或许在西边三楼。我们先上去看看。”

    两人立即沿着暗处的回廊绕到西边,见有一条楼梯通往二楼,丘山抬头往上看了看,见二楼正对着楼梯口的地方装着一个摄像头,便示意阿七留意。阿七早已注意到那个摄像头,对丘山点点头道:“不能走楼梯。”说着从腰间一个兜里掏出一条细绳,用力往上一甩,细绳勾住了三楼栏杆。阿七拉了拉绳子,接着便沿廊柱飞速爬了上去。

    丘山见阿七已经上到三楼,就抓住绳子往上爬。这时影壁那边传来人声,那群人已经进到宅门里。丘山感到绳子上头传来一股大力,抬头见阿七正往上猛拽绳子,便也拼尽全力往上爬,刚翻过三楼栏杆时,那群人已走进内院。

    这层楼共有三个房间,每个房间均有一个小窗和一扇门。两人沿着走廊挨个从窗口查看,在最北边的房间看见有个黑影正蜷在墙角的床上,头朝里侧卧着,正是刚才在监视屏里看到的场景。丘山向阿七做了个OK的手势,阿七轻轻走到门边,手中多了个铁丝状的小工具,轻轻捅进锁孔,门悄无声息地打开。

    阿七蹲下身,头伸进门缝里往上看了一眼,见那个摄像头在靠近天花板的角落里,回头向丘山打了个手势,示意他呆在门口,然后蹑手蹑脚挤进门缝。

    待进到门内,阿七弓着身子一个侧翻,来到门角落处,这个地方是摄像头拍不到的死角。阿七从包里取出一个照相机,用手举到接近摄像头下方的位置,按下快门,接着迅速收回。“滋滋”一声,一张照片从相机底部吐出,阿七迅速将照片卡在摄像头前。

    那个黑影似乎被打印照片的声音惊醒,侧过头往门口张望。阿七冲门外低声说:“可以了,进来吧。”

    丘山推开门,冲那个黑影低声呼道:“刘奇?”

    那个黑影嘴里支支吾吾地拼命点头,还费力挪了挪屁股。

    丘山冲上前去,见刘奇嘴巴已被胶带封住,双手反绑在背后,绳子系在床头上,双脚则被绑在床脚上。丘山一把撕开刘奇嘴上的胶带,只听刘奇一声痛呼,忙捂住他的嘴道:“轻点声。”

    “痛啊。”刘奇撮着嘴巴呲着牙道。

    “哦,实在对不住。”丘山不好意思笑笑,忙解开绑在刘奇身上的绳子。刘奇“腾”地一下从床上跳下来,往墙角冲去。

    “干什么?”

    “撒尿啊,憋一天了。”

    丘山环视了一下四周,整个房间除了床便无他物。等刘奇小解完,阿七往门外望了望,说:“赶紧撤。”

    三人走出门外,突然听到楼道里传来脚步声,似乎有两人正一边低声交谈一边往楼上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