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解码

龙智慧导演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此时夜深人静,雨后的秋夜寒意侵人,天空呈现出暗淡的蓝色,天际处隐隐有几颗星星闪烁。丘山两人快步来到大街上,街上车辆稀疏。两人往东走了大约十来分钟,才在一个路口找到一辆出租车。

    出租车一路疾驶,半小时后到了西交大东门。两人下得车来,沿街找了一会儿,在靠北的一处地方找到了“大可电脑”的招牌。

    丘山见店铺的卷闸门里隐隐透出光来,便伸手拍了两下,卷闸门发生“哗啦哗啦”的声音。旁边一个小门“吱呀”一声打开,探出一个蓬乱的爆炸头来。

    爆炸头冲丘山嘿嘿笑道:“丘哥,这边进。”又一眼望见阿七,接着说:“咦,还有朋友,都进来。”

    丘山和阿七一起挤进店里。

    “呃,小心脚下的键盘……别绊着了,这边走。”刘奇一边在前领路,一边提醒他们。

    丘山见刘奇的店像个五金铺子,鼠标键盘破电脑堆了一屋,地上柜台上放着各种主板硬盘电源箱之类,于是问道:“啥时开店了?我听说你毕业后进了一家军工企业。”

    刘奇不好意思地挠着爆炸头笑道:“干了几年就辞职了。这个店开了有半年,半死不活的,好在时间自由。”

    “唔、唔……”丘山跟着刘奇来到店铺里间。

    “你现在哪里高就?”

    “一家杂志做记者,就是饿不死撑不饱、随时准备卷铺盖走人的地儿。”

    “哦,真没想到这时候来西安。这位朋友也是你同行?”

    “嗯啊……他在执行一个特殊任务……”丘山望了眼阿七,见他也没啥反应,接着道:“叫他阿七就行。”

    “好咧,这里也挺宽敞,你们随意吧。我还要写个程序,一会儿再聊。”刘奇眼睛盯着电脑就要凑上去。丘山想他粘着电脑就成牛皮糖了,忙道:“你得先帮我做件事儿。”

    “啥事?”刘奇头也不回,一边盯着屏幕一边问。

    “破解一个单片机。”

    刘奇一听,忙转过身来,哧哧笑道:“不是开玩笑吧?你有啥单片机?”

    丘山望向阿七,见他已从口袋里取出那个仿生虫来。

    刘奇瞬间被吸引住了,凑上前来端详一会儿说道:“这东西哪儿来的……莫非你是军方的?听说美俄间谍大战都用上人造蝇了……这仿生蝇的翅膀每秒得拍多少下?如果飞进大使馆刺探情报,估计少说也得一公里距离,录音、导航、信号收发模块统统都得有,这载重……”

    丘山一看刘奇声音亢奋,知道他碰到这类东西根本没法停,忙打断道:“刘奇,看清楚了,这不是苍蝇。”

    “当然,当然不是,这玩意看起来比人造苍蝇还牛逼。”

    “哦?我们现在要把里边的数据弄出来,你有什么法子吗?”

    “嘿,没问题。我以前在单位搞的就是单片机。”

    “那太好了。不过这种单片机很特殊……”

    “我知道我知道。”刘奇说着把他那破旧桌子的抽屉“哗啦”抽开,噼里啪啦掉出一堆电子零件来。他从抽屉里掏出一个小型工具箱,抱起箱子鼓起腮帮吹去,腾起的灰尘呛得丘山咳了几嗓子。

    “这是啥玩意?”

    “结合了侵入型破解手段的单片机编程器。”刘奇说着打开了工具箱。

    丘山和阿七往里一看,里边是个样式简单方头方脑的金属盒子,盒子边上插着一些连着细小探针之类的线缆,还有连接电脑的数据接口和旋钮,盒子面板上有几个按钮,按钮上方是个细长的LED液晶屏,能显示两到三行文字。

    丘山皱了皱眉头,问道:“这玩意是哪来的?”

    刘奇嘿嘿笑道:“自制的。”

    “自制的?”丘山满脸狐疑地凑到工具箱前。

    “对。这也没啥复杂的,就算是加密的单片机芯片也不锁定存储器访问,只要找到存储器的数据总线,用微型探针就能读取数据线上的内容。”刘奇说着将工具箱接上电源,从里边取出一把镊子和一个小型的激光枪来,接着道:“怎么样?要不要试试?”

    丘山被刘奇说得一愣一愣,望向阿七,见他点点头,就说:“行,干吧!小心点,这里边资料很宝贵。”

    刘奇一听,立马兴奋起来,从桌上搬来一架小型显微镜,然后用镊子夹住仿生虫,将它反过来腹部朝上放在显微镜下,打开激光笔,一条细丝状红光射出。刘奇将红光对准仿生虫腹部,树脂被慢慢切开,不一会儿露出一个两毫米见方的电路板来。刘奇将电路片取出,原来电路片背面是一个微型插槽,连接着仿生虫头部的发声器、腿部和储毒囊的控制器。

    刘奇两眼精光四射,在显微镜下把电路板翻来覆去地看了几遍后,指着其中一处一毫米见方的黑色方块道:“这就是芯片,把环氧树脂烧蚀掉后就能找到数据总线。”

    “嗯,接着干。”

    刘奇将激光对准芯片来回烧蚀起来,一股轻烟从显微镜下腾起。稍过片刻刘奇关了激光枪,将两个带有细微电极头的探针伸入芯片的某处针脚固定好,再打开手边一台笔记本,将它与金属盒子连接起来,然后按了面板上的几个按钮,扭头看着丘山和阿七道:“好了。”

    丘山一直站在旁边观察,也没看出个子丑寅卯来,就道:“弄吧。”

    刘奇伸手按下了笔记本的电源开关。

    “嘀”一声过后,电脑进入自检,蓝色屏幕上的光标不停闪烁,一串串二进制编码从屏幕底部不断涌出。

    “怎么回事?”

    “嗯,成了。”

    丘山没看出什么名堂,问道:“成了?内容在哪里?”

    刘奇却没有回答丘山的问题,盯着屏幕念念有词起来:“您好……李泰来先生……您是否觉得胃部很痛……李泰来是谁?”

    丘山和阿七都不可思议地望着刘奇,想不到他竟把二进制码直接翻译了出来。

    “哦……半个小时内共赴黄泉,赫赫……”刘奇奸笑的声音听起来让人不寒而栗。

    “……我并不想伤害尊敬的……珍惜这一刻吧……报警、求医……并不能改变您的处境……临终遗言……我们黄泉再见。哈哈哈……嘀……嘀……嘀……”刘奇一阵狂笑之后嘴里又接着发出“嘀嘀”的声音,听起来诡异之极。

    “这是存储器里的内容?”丘山待刘奇平静下来后问道。

    “是的。不过不太完整,我还得再看一遍。”刘奇说着重启了电脑。

    “您好,李泰来先生。您是否觉得胃部很痛……”

    “没有关系,半个小时后您就不会有任何疼痛了……”

    “不用再找了,我就在您的身体里。半个小时内我将陪您慢慢死去,很高兴我们将共赴黄泉。赫赫……”

    “您看上去好像比较困惑,那就让您再感受一下吧,三、二、一……”

    “怎么样?是不是很痛?我并不想伤害尊敬的教授,但您一定要相信我说的话……”

    “我们还剩不到半个小时了,留下您的秘密,然后迎接死亡吧。李泰来先生,希望您珍惜生命中最后的光阴。您可以选择报警、求医,不过在下想提醒一下,这种愚蠢行为并不能改变您必死的处境。好了,相信您还要构思临终遗言,在下就不打搅了,我们黄泉再见。哈哈哈……”

    “嘀……嘀……嘀……嘀……”

    丘山和阿七听刘奇读完信息后,一时都惊愕得说不出话来。

    丘山愣了好一会儿才问道:“就这些了?”

    “对,一字不差……唔,李泰来是谁?”

    “一位历史学家。”丘山随口答道,脑袋却飞速转了起来。原来李泰来没有报警或就医,是被这只仿生虫威胁所致。从刚才破译的内容看,仿生虫似乎是为了逼迫李泰来说出某个秘密而设计的。那个秘密藏在那首诗里吗?

    丘山惊疑不定地看了看刘奇和阿七。

    刘奇挠挠头道:“哦,历史学家……这段录音是由程序控制播放的,程序首先让机械腿弹出,然后开始播放录音。”刘奇边说边用镊子点着仿生虫尾部的细针,接着道:“程序先后三次调用了控制这根针管的启闭开关,时间分别在机械腿弹出后、录音播放一分钟后和三十分钟时。”

    阿七点点头,看了会儿那仿生虫,说道:“毒针相应做了三次注射,第一次和第二次令李泰来感到痛苦,第三次注射时李泰来可能已经死了。”

    丘山听阿七这么说,颇为不解地望着他。

    阿七解释道:“大约在二十六分钟时,李泰来开始用刀切开自己的胃,想要找到这只仿生虫,所以……”阿七顿了顿,没有接着往下说。

    刘奇听到这里大感惊奇,说道:“那么李泰来看起来像是自杀的……为什么有人要用这种办法杀他?”

    “他好像掌握了什么秘密。”丘山简单回答了一句,看看阿七,想起他知道不少东西,此时正好可以趁机问问,就接着道:“阿七,你觉得李泰来有什么秘密?”

    阿七茫然摇摇头道:“我不清楚。”

    丘山颇感意外,他原以为阿七应该对此事十分熟悉才对,就问道:“那你怎么知道……李泰来给我打过电话?”

    阿七一怔,缓缓说道:“这些消息都是从别处得到的。”

    丘山原本还想追问,但见阿七似乎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只好暂时作罢。

    这时刘奇伸手捏起那只仿生虫,嘴里说道:“这虫子没啥用了吧……要不我先研究一下,嘿嘿,真是好东西。”

    “不行,注意毒液。”阿七阻止道。

    “啊?”刘奇手里的仿生虫又跌落到桌上。

    阿七拿镊子夹起仿生虫残骸,装进塑料袋,揣进了衣兜里。

    刘奇见阿七如此谨慎,尽管有点意犹未尽,但也不好强人所难,磨蹭半天,指了指沙发和床说:“你们休息休息?我可要开工了。”

    丘山抬腕看表,已经凌晨四点,此时只感到浑身倦怠,架不住哈欠连连,见阿七坐在靠椅里,眼睛望着半空,似乎还在想什么事情,也顾不了那么多,爬到旁边的沙发上躺下,眼皮沉重,一会儿就呼呼睡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丘山耳边响起噼里啪啦敲击键盘的声音。他睁开眼来,见刘奇正埋首坐在电脑前敲个不停。丘山一看手表,已经快中午了,环顾四周,却没有看到阿七的影子,便从沙发里爬起来,走到刘奇身后问道:“阿七呢?”

    这一喊把刘奇吓了一跳。他扭过头来睁着两个熊猫眼说:“阿七?哦,他走了。”说着又往电脑上看去。丘山顺着他目光一看,见屏幕上全是一行行代码。

    “啥时走的?有没有留下什么话?”

    “啥时?七点,可能是六点,差不多那时间吧。他也没说去哪。”刘奇盯着屏幕目不转睛地说道。

    丘山走到刘奇身边,用手遮住电脑屏幕说:“肚子饿了,你这有吃的没?”

    “叫了两份外卖,差不多快到了。”

    丘山缩回手,往外边店铺望了一眼,说:“你这店是不是三天打渔两天晒网,一个星期关五天?”

    刘奇嘿嘿笑两声:“那不至于,顶多开一天关一天。手头上的事太多了。”

    丘山暗想若像刘奇这么做生意,关门大吉是迟早的事。此时见他仍盯着电脑屏幕,只好说:“我去外边转转,手机卡哪有卖的?”

    “往校门方向走就有。”

    丘山走出里间,外边的阳光透过卷闸门缝射进来,照得整个店铺里光影驳杂,像个电子垃圾场。丘山穿过店铺,打开小门走了出去,大街上阳光明媚人声鼎沸。

    丘山走进一家手机店里买了张手机卡,正准备往回走时,瞥见旁边有个小礼品店,转念一想,就在礼品店里挑了一副墨镜、一顶棒球帽和一个手电筒、几节电池,这才返回刘奇店里。

    外卖已经送来,两人匆匆吃完饭后,丘山知道刘奇多半又要去电脑上忙乎,说道:“我下午去趟乾县,身上现金不多,有钱的话借些吧,回京后还。”

    “多的没有,千儿八百还是有的。”刘奇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大把杂七杂八的东西,把百元大钞都捡出来递给丘山。丘山数数,也就一千二,暗想刘奇生意做到这份上,找他借钱都颇有点于心不忍,就说:“还是算了吧。”

    “别啊,拿好拿好,我这店门一开钱就进屋了。”

    丘山心想也是,凭他那牛逼闪闪的技术,混口饭吃不是什么问题,便心安理得收了钱,说道:“好。我的新手机号,记一下。回北京时再给你电话。”想了想又说:“我这衣服得换了,挑件外套给我。”

    “好啰。”刘奇翻出一件夹克说:“凑合着穿吧。”

    丘山勉强穿上,感觉虽然小了点,但还算合身。

    “对了,你这次来西安干啥?”刘奇突然问道。

    丘山见刘奇终于说了句人话,呵呵一笑道:“采访啊,李泰来死了,我有报道任务。”

    “你那朋友到底干啥的?”

    丘山内心苦笑一声,这个阿七到底是谁连自己也不清楚,一时半会儿也没法解释,只好胡乱应付道:“他来调查李泰来死因的。”

    刘奇“哦”的一声不再发问。

    “嗯,那我先走了,电话联系。”

    丘山戴上墨镜和棒球帽,走出刘奇的店铺,到街边招了辆出租,往城西客运站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