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假虫

龙智慧导演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啊?”丘山惊愕得张大嘴巴:“他是切腹自杀?”

    阿七摇摇头,转身走到门口一个柜子前,打开柜门找了找,从里边取出两双硅胶手套,将一双递给丘山,自己带上另一双,然后伸出食指和中指探进李泰来的嘴里勾弄了几下,拔出来用大拇指搓了搓,放到鼻子下闻了闻,说道:“不是自杀,他是被毒死的。”

    “毒死?那为什么要……”丘山指了指李泰来腹部的那条大豁口子。

    “他像是在取某样东西。”

    “莫非他体内藏了什么?”

    “我也不确定。他临死时将右手放进创口,一定有某种原因。”

    “他的右手原来是在这里边?”丘山指了指尸身左上腹的刀口。

    阿七微微点头,将手伸进了李泰来的胸腔里。

    丘山帮着掰开那条创口,满眼全是五脏六腑的颜色,胃里忍不住翻江倒海起来。

    阿七在李泰来体内摸了好一阵,忽然停住,抬起头来望向丘山。

    丘山看着阿七诡异的神情,心里不由得有些发毛,问道:“找到了?”

    阿七缓缓将手从李泰来胃里抽出来,拇指和食指似是捏着一件细小的东西。

    这时楼道里好像传来了轻微响动,阿七和丘山对望一眼,赶忙将存尸柜合上。

    阿七迅速奔到门口关了电灯。

    黑暗中传来一阵脚步声,有人正往这边走来。丘山打开手机,借着屏幕光往门口看去,见阿七已不在门边,不禁轻呼了声:“阿七?”

    “别说话。”阿七在丘山耳边低声道,原来他已经折了回来。

    这时脚步声在停尸房门外停下,传来一阵窸窸窣窣金属片撞击的声音,那人好像正用钥匙捅锁孔。

    阿七做了个向上的手势,丘山往停尸柜顶上看去,隐约可见柜顶与天花板间有一小块空间,勉强可以藏身。这时那边的门锁已经转动,丘山来不及细想,纵身向上一跳,手刚好攀着柜顶边缘,阿七在下边一推,丘山就势爬上柜顶,匍着身子挤了进去。

    阿七随后爬了上来,但空间太局促,头部顶在丘山脚上。

    两人来不及调整姿势,停尸房的门已被轻轻推开,一束手电光在房间里左右晃了晃,那人并未开灯,径直往这边走了过来。紧接着是柜门拉开的声音,由于看不见下边的光景,丘山也不知道那人是不是白大褂。正在难捱之际,突然听到下边发出“咦”的一声,居然是个女音。丘山惊愕不已,脚下一动,阿七的脑袋也跟着晃了一下。

    这时下面传来“刺啦刺啦”的橡胶摩擦声,那女人戴上了硅胶手套。稍过片刻,一阵轻微的“叽叽”声传来,丘山料想她也在李泰来体内找东西。

    丘山侧头望去,手电筒的光线将女人脑袋的影子打在天花板上,变得硕大无比,女人似乎绾着头发,头影随着身体的移动晃来晃去,伴随着挤捏内脏的“叽叽”声,不由得让人感到阴森恐怖起来。

    大约过了一刻钟,女人停止了动作,硕大的头影一动不动,似乎在思考什么,空气一下子凝固起来。静默了好一会儿,“叽叽”声再次传来,看来她并未死心,继续在那具尸体里翻找,不时传来的“哧哧”声,好像是手指捅什么窍口的声音。

    这样又持续了十分钟左右,丘山已经快要忍受不住,刚才爬进来时半边手脚夹在柜顶后边的缝里,现在麻木难忍,又不敢乱动,心里不禁大骂:“他妈的还捅上瘾了,有完没完啊?”

    又捱了几分钟,响声终于停止,“刺啦刺啦”的橡胶摩擦声响起,女人好像摘掉了手套,手电筒光乱晃一阵,硕大的头影消失了,丘山听到柜门合上的声音。紧接着脚步声响起,往门口那边渐渐而去。丘山终于舒了一口气,正想探头张望,忽见手电光又射了回来,吓得赶紧把头一缩。

    手电光在停尸房里晃了一圈,女人终于转身开门出去,丘山悬着的心这才终于落地。

    “这人是谁?莫非她也知道李泰来体里有东西?”丘山半身酸麻,只能静静趴着等手脚缓过血来,嘴里却先问了起来。

    “不知道。”阿七一边翻身下柜一边回答。

    丘山活络了一下手脚,跟着从柜顶跳下,由于脚还有点酸麻,差点摔了个趔趄。

    阿七蹙着眉头凝思了一会儿,接着说:“她也怀疑李泰来的死因。”说着按了一下左腕部,一束细小但明亮的光线射了出来。丘山定睛一看,光线是从阿七戴着的一块腕表发出的。

    阿七捏着那件东西放到光束下,丘山凑近细看,居然是个小甲虫般的东西,比米粒略大,通体呈金黄色,背部有细小的红点。

    “七星瓢虫?”丘山忍不住喊了一声:“难道李泰来被人下蛊了?”丘山曾听闻过苗疆流传一种可以种蛊毒人的巫术。

    “下蛊?”阿七茫然地看着丘山,接着摇了摇头,缓缓转动小甲虫说:“这是只仿生虫。”

    “仿生虫?”

    阿七望着小甲虫若有所思,缓缓说道:“是的。这只仿生虫的腿部有特殊的倒刺,能勾住人的胃壁。头部可能是个发声装置,腹部应该是储毒囊。”说着将仿生虫的身子翻过来。

    丘山凑近细看,见虫子的身体像是树脂所做,非常逼真,头部覆着一层类似薄膜的东西,腹部尾端有根细刺,跟发丝一般粗细,但长度仅约一毫米。腿部非常细小,丘山用手指轻轻拨弄了一下,居然可以屈伸。

    丘山还是头次见到这么精巧的玩意,感到非常好奇。他回想起当时与李泰来通话的情形,对方语气紧张急促,好像正受到某种威胁,看来应该跟这虫子有关系,想到此处就说道:“若是仿生虫能发声,一定有存储器,或者有接收信号的装置。”

    阿七点点头说:“嗯,储毒囊应该是由程序控制释放的。”

    “究竟谁要谋害李泰来?用这么高科技的玩意,对方看来蓄谋已久啊。”

    阿七没有接话茬儿,仍在凝神端详仿生虫,好像陷入了深思。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抬起头来,望着丘山道:“要再看看尸体。”

    “还要找东西?”丘山想起刚才那女人诡异的一幕,心里还有点儿发毛。

    “嗯。”阿七抽出存尸柜,李泰来的尸身在细小光束的照耀下显得更加可怖。阿七握住李泰来的下巴,低头向李泰来嘴里望了一眼,伸出两个指头探了进去。

    阿七把手指插到李泰来的咽喉深处,稍微勾弄了两下,然后拔出来用拇指搓了搓,又放到鼻子底下闻了闻,侧头想了一会儿,又将手伸进李泰来胃里,往食道处捅了两下,抽出来嗅了嗅,说道:“李泰来生前应在服药,是一种胶囊。”

    丘山正为阿七的举动恶心不已,听他这么一说,就敷衍道:“老年人平时吃点药也没什么。”

    “仿生虫是放在胶囊里被李泰来服下的。胶囊溶解后,仿生虫的腿瞬间弹出,勾住了他的胃壁。”

    “哦。原来如此。我刚才还在琢磨虫子是怎么进去的呢。”

    “唔……仿生虫体内是个特殊的单片机,控制着发声器、储毒囊和腿的动作。程序在存储器里,需要破解才能读取。”

    “怎么破解?”

    阿七蹙眉看了下那只仿生虫,摇摇头说:“这种特殊的单片机没有数据接口,我没有办法破解。”

    丘山取过仿生虫端详了一会儿,突然想起有个高中同学,名字叫刘奇,是个电脑高手,大学时在西安上学,不知毕业后是否还留在这里,就说道:“我有个朋友比较在行,原来在西安上学,但很久没联系了。”

    “能联系上吗?”

    “我试试。”丘山说着掏出手机。

    阿七见状说:“用我的手机吧。”丘山陡然想起自己的手机已被跟踪,便接过阿七的手机说:“有微信吗?”见对方摇摇头,暗想这哥们难道火星来的?打开手机屏幕,居然满屏都是英文,心中颇感纳闷,但也不好问起,就下了个微信装上。

    丘山翻找了半天,终于在高中群里找到刘奇的名字。

    “哥们,在么?”丘山看了下时间,已经凌晨两点。

    “丘哥,啥事?”

    丘山心中一喜,看来刘奇熬夜的习惯一点没变,忙回道:“你还在西安吗?”

    “在的。”

    “在哪里?”

    “我在西交大东门外开了个店,叫大可电脑。”

    “现在过来是否方便?”

    “没问题。”

    “好,待会见。”

    丘山将手机还给阿七,说道:“现在就去?”

    阿七点点头道:“越快越好。”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自封口塑料袋,将仿生虫放了进去。

    两人将尸体收拾停当,悄悄溜出停尸房,到围墙处找到那条床单,先后爬上墙去,把床单收了,纵身跳下围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