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观尸

龙智慧导演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啊!”丘山忍不住惊呼出声,正想接着发问,一辆出租车已驶到他们身边停下,两人坐上车后,瘦高个跟司机说了目的地,车子掉头往东而去。驶到半路时,刚才那两辆越野车正风驰电掣般从对面驶来,与他们擦身而过,溅起的水花洒在了出租车挡风玻璃上。

    “贼你妈,得丝摸片子演咧?狗日开问快,对死就不杖咧。”出租车司机破口大骂,还好车窗紧闭,那帮人也没听见。

    一路无话,大约行了半个多小时,司机头也不回说:“到咧。”

    丘山往窗外一望,一座样式朴实的建筑矗立在路左侧,建筑顶上几个红色的“983医院”霓虹大字闪烁不已,大门口还有个警卫在站岗。

    两人下了车,瘦高个却不往医院大门走,沿着道儿折回。丘山虽被他搞得云里雾里,但暗想他应该知道不少内情,就耐着性子跟在旁边。此时见他边走边侧头观察,看样子想翻墙进去,忍不住再次说道:“感谢刚才的相助……我该怎么称呼你呢?”

    “你可以叫我七。”瘦高个回过头看着丘山,语气诚恳地说道。

    “七?”丘山重复了一遍,见瘦高个不像是开玩笑,就接着问道:“一二三四五六七的七?”

    “嗯。”瘦高个见丘山满腹疑云的样子,就接着解释道:“这是我的编号。”

    丘山听他这么说,反而更加困惑了,暗想这人功夫了得,身份神秘,又有个莫名其妙的编号,也不知到底是什么来历,于是接着问道:“你贵姓?”

    “对不起,我能告诉你的只有这么多。”自称七的瘦高个向他点点头,又扭过头去观察那堵围墙。

    丘山见瘦高个不愿透露姓名,不由生起一层戒心,原想就此别过,但想到李泰来尸体就在这家医院里,若能看看最好不过,就呵呵干笑道:“好,就叫你阿七好了。”见瘦高个不置可否地看了他一眼,只好停住笑,略作沉吟接着道:“那帮人为什么要追杀我?”

    “李泰来死前给你打过电话。”

    丘山心中一沉,看来李泰来的那通电话已经把自己暴露无遗了,不知阿七指的是第一个电话还是第二个?他警觉地看了眼阿七,装愣充傻道:“嗯,我昨晚接到一个莫名其妙的电话,不知是不是他打的?”

    “他在23点36分给你打了电话,但通话时间很短。”

    “哦……”丘山故作恍然大悟:“我不知道那是李泰来的电话,对方一直没说话。”

    “唔。”阿七瞟了眼丘山,又侧头打量起那座围墙来。

    丘山暗想在没搞清此人底细前还是少说为妙,以免说漏了嘴圆不上谎来,当下也就不再多说。

    两人来到医院围墙的拐角处,阿七沿着西边侧墙往里走。那是一条不宽的马路,路边有一排高大的法国梧桐,路的西侧是一溜老式居民楼。

    他们来到靠近医院后墙的地方,阿七往四周看了看,低声道:“我们从这里进去。”

    丘山一瞧,这围墙少说也有三四米高,虽然路旁有棵梧桐树,但离围墙至少有两米远,不知他的意思是不是爬树翻墙。正琢磨时,只见阿七往两三步外的一棵梧桐树奔去,右脚猛一蹬地,身子跃起,左脚斜踩树干,身子像压缩的弹簧一般飞向右边,右脚蹭了一下围墙,借势弹回,“噔噔噔”三声轻响后双手就攀住了墙头,一翻身骑在墙上,把丘山看得目瞪口呆。

    阿七俯身对丘山道:“我去找点东西拉你上来。”说完就翻身进入院内。

    丘山试着像阿七那样,跨步往树干蹬去,左脚踏着树干用力一蹬,右脚也碰着了围墙,但“簌”地蹭下些墙皮后身子就跌回地面,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丘山暗叹一声,走到树下摸了摸树干,虽然树皮被雨水浸得有些湿滑,要爬上去倒没什么问题。索性甩开膀子抱住大树,手脚并用往上爬了起来,费了好一会儿功夫才爬到树杈上。这棵梧桐树树冠如云,长得颇为茂密,一条粗壮树枝正好越过围墙。丘山小心翼翼地踩着树枝往围墙边走去,沾满雨水的树叶打在头上,湿漉漉地很不好受。他好不容易蹭到围墙上头,头发早已被雨水和汗水浸湿。

    这时围墙里边传来布帛撕裂的声音,丘山探头往下一望,见阿七不知从哪儿搞来了一条床单,此时正将床单撕成两条。

    丘山笑道:“不用了,我已经上来了。”说着就要纵身跳下。

    阿七抬头一望,说道:“稍等,把这个系在墙头,一会儿出来时用得着。”将打好结的床单抛了上来。丘山一把接住,摸索着找到一块凸出的砖头,将床单绑在上面,然后顺着床单溜了下来。

    阿七指着不远处一座楼房说:“那是停尸房。”

    丘山抬头一望,那座楼大约四层高,黑黢黢的,只有一楼一间小房窗口透出灯光。

    两人悄悄绕到大楼后边,见有一个对开门被铁链锁死,估计平日里很少打开,门上布满蛛丝灰尘。

    阿七走到门前,用手摸索了一下铁链,找到锁头,从兜里掏出一根细铁丝模样的东西,捅进锁孔里捣鼓了几下,“啪”的一声轻响,锁应声开了。阿七取下铁链,轻轻推开门,一股夹着陈腐气味的阴风和着灰尘扑面而来,差点没把丘山呛出声来。

    两人进到门内,丘山轻轻掩上门,问道:“在几楼?”

    “值班室应该有记录。”

    他们从昏暗的楼道里摸到靠近值班室的楼梯角落。阿七探头张望了一下,值班室房门虚掩,有个穿白大褂的中年男子坐在电脑前。

    “我负责引开他,你去查记录。”阿七说完猫着腰蹑手蹑脚顺着墙根靠过去,到墙角处时身子一拐,从丘山视野里消失了。

    过了一会儿,值班室的灯突然灭了,应该是阿七断开了照明电源。那白大褂低低骂了声“我CAO”,拎着一个手电筒走出房门,愣头愣脑地在四周照了一圈,嘴里嘟囔了几句就往过道那边去了。

    丘山迅速起身,碎步跑进值班室,打开手机手电筒,找到办公桌上的一个本子,定睛一看,赫然就是《访客登记本》。丘山快速翻看了一下,上面记录的都是访客信息,并没有尸体存放记录。他环视了一下值班室,室内虽然光线很暗,但基本能看出个大概。办公桌对面靠墙立着一排文件柜,丘山走过去拉了两下,柜门都已锁住了。

    这时电灯突然又亮了起来,想来白大褂应该重新合上了电闸。丘山叫苦不迭,就这么无功而返实在有点儿说不过去,眼睛又落在《访客登记本》上,突然灵机一动,翻开最近的记录,果然下午有两条李姓访客的记录:

    “李小军,15:00—15:30,2B451。”

    “李柳玉,17:30—18:00,3C068。”

    这时过道里传来了脚步声,丘山想要拍照已经来不及,只好匆匆记了一遍后快速蹿出门,钻进昏暗的楼道里。过了片刻,阿七也弓着腰摸了回来。

    “只找到访客登记本,今下午有两条姓李的访客记录。一个叫李小军,另一个是李柳玉。”丘山压低声音说。

    “哦,”阿七点点头道:“李柳玉是李泰来女儿。”

    “那就没错了。”丘山将那条记录后边的编号说了一遍,接着道:“这莫非是李泰来尸体编号?”

    “应该是的,可能在三层,上去看看再说。”

    两人从消防通道爬到三楼,沿着过道一路走去,见停尸房分别按A、B、C、D、E、F顺序编号。两人找到C房,阿七如法炮制,掏出铁丝插进锁孔拨弄几下,锁马上就开了。

    两人走进停尸房,将房门掩好后,打开了电灯。整个停尸房在荧光灯的照射下显得逼仄幽暗,存尸柜纵向排成了四列。

    他们兵分两路找了起来。半分钟不到,阿七在那边低呼一声:“找到了。”丘山赶忙跑过去,一看柜门上的卡片信息,编号是068号,名字正是李泰来。

    阿七缓缓拉出柜门,冰冷的尸身周围升腾起一片薄雾。阿七“哔”地一声拉开裹尸袋的拉链。

    丘山看着李泰来的身体不禁有点儿心惊肉跳,只见尸体左腹部划开了一道口子,隐隐可见里边的内脏。李泰来嘴巴张开,下巴向一侧歪斜,左手握拳,右手蜷曲放在肚子上。

    “我CAO,谁这么歹毒?”丘山忍不住痛骂出声。

    “这是他自己干的。”阿七盯着尸体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