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来电

龙智慧导演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初秋,午夜。

    丘山办公桌上的电话“叮叮叮”响了起来。

    丘山拿起话筒,习惯性问候道:“您好,《国家宝藏》杂志社,请问找哪位?”

    听筒里传来一阵响动:

    “……刺噗噗……噗……”

    “喂,请问哪位?”

    “……噗刺……刺噗噗……”

    “喂,喂……”丘山拿手指拨弄着电话线,怀疑线头松动了。

    “……噗噗刺噗……刺刺刺……噗刺噗……”

    “喂,能听见吗?”

    “……噗噗噗……噗噗刺……”

    丘山“啪”地一声挂上电话,侧头见旁边的冯小倩捂嘴嗤笑,便换上一付玩世不恭的样子,伸手向她打了个响指,一本正经道:“开房,去不?”

    冯小倩白了他一眼,又迅速低头看报样去了。

    丘山悻悻探身往窗外望了望,浓雾笼罩着北京CBD的万家灯火,朦胧的街灯延伸到远方,城市的天际线在深灰夜幕下变得模糊起来。

    又他妈雾霾了。丘山端起桌上的咖啡一饮而尽,咂巴了几下嘴说道:“春风不度玉门关,难怪叫人憋得慌……咳咳,收工,下班回家啰。”说着收拾了一番桌面,将背包挎肩上,刚走到办公室门口时,电话又“叮叮叮”响了起来。

    丘山皱皱眉,回头看了看电话机,犹豫了几秒钟,还是走了回来,抓起话筒前看了眼来电显示,区号029,是西安的电话。

    “喂,这里是……”

    “不要说话,听我说即可。”一个音量压得很低的嘶哑嗓音打断了丘山的话。

    “我是李泰来……”

    丘山闻言吃了一惊,陡然想起一个星期前曾采访过他,对方是西京大学历史学院的教授,研究宗教史,在国内颇有名望。丘山记得当时自己去西安参加一个有关宗教文物保护的会议,碰巧遇见李泰来,就约时间做了一次专访。想不到他这么晚打电话过来。

    “很不好意思,打扰你了……”李泰来好像在尽力控制颤抖的声音:“……有这么件事……想请你帮个忙,”他的语速突然急促起来:“记住这个电话号码,一定记住,不要告诉任何人……上次的采访,32分15秒会有提示……明早有事发生,留意新闻……记住,一定要在下雨之前赶到电话所在地!”

    丘山还来不及说“呃”,听筒里的声音戛然而止,只剩下一片忙音。

    丘山困惑地往话筒瞟了一眼,又看了看来电显示,“02923754681”,一个普通的固话号码。他从抽屉里找出李泰来的名片,发现上面并没有这个号码。丘山又按下电话查询键,找到前一个号码,发现那是李泰来的家庭电话——刚才那个电话也是他打来的!

    李泰来到底碰到什么事了?丘山惊疑不定地望着桌上的电话机,突然想起他提到的采访录音,忙从电脑里找出,将时间轴调到32分钟左右,李泰来的声音在耳机里响起:“……我们无法绕开一些历史的谜题,比如说乾陵无字碑之类,如果仅从历史记载去看,可能会存在一些偏差……”

    丘山将时间轴调到32分15秒的位置。

    “……比如说乾陵的无字碑……”

    32分15秒正是李泰来谈论乾陵无字碑的话题。

    难道乾陵无字碑有什么秘密?丘山两眼空洞地盯着显示屏上方,回想着当时采访的情景。那次采访是在一间茶室里进行的,谈的主要内容是关于全国宗教文物保护的现状,乾陵无字碑只是李泰来随口提及,并没有展开细说。现在回想起来,丘山觉得这句看似无意的话好像颇有深意,可惜当时没有追问一下。

    想到这里,丘山又看了看电话机,心中隐隐感到一丝不安,从抽屉里取出纸和笔,把刚才那个号码写了下来。又抓起话筒,照那个号码拨了回去,没人接听。他又拨打了一遍李泰来的家庭电话和手机,照样无人接听。

    丘山仔细琢磨了一番李泰来刚才的语气,急促、紧张、惊慌,隐隐夹杂着一丝恐惧,与上次采访时那种儒雅的学者之风截然不同。丘山深吸一口气,再次拿起话筒拨出那个号码,没想到电话居然打通了。

    “您好,请问您那是……”

    “……”

    “刚才李……有人打电话找我,请问是哪位?”

    “您好,我是李泰来的朋友。刚才他给您电话了吗?”一个男低音传来,显得谨慎而客气。

    “是啊,李教授还在吗?”

    “哦,他不在了。你有什么话要跟他说?我可以转告。”

    “唔,也没啥……你是哪位?”

    “我是李泰来的朋友。刚才你们聊了些什么?”

    丘山警觉起来,说道:“没什么,只是随便聊聊。”

    “是吗?”对方似乎不太相信地反问道。

    “嗯……李教授既然不在,那我先挂了,再见。”丘山说着就挂上了电话。

    此人是谁?为什么对李泰来的通话内容这么有兴趣?疑云扑面而来,丘山隐隐感到一丝危险的气息。不过此时他也想不出什么法子去探个究竟,唯有等待李泰来所谓的“新闻”事件。

    第二天清晨,阳光从百叶窗缝隙透进来打在对面墙上,在小罗伯特.唐尼、裘德.洛和尼古拉斯.凯奇的脸上映出一道道光纹,电影海报里的他们看上去就像正从水里冒出头来的神秘人物。

    整夜未睡的丘山蜷在沙发里,身上裹着条毛毯,不停摁着手里的遥控器。对面墙上的电视机画面闪个不停,最后定格在西安地方频道。丘山站起身,倒了杯水走到窗前,扒开百叶窗往外瞄了一眼。

    “……各位听众朋友早上好,早间七点半,新闻早知道,我是主持人早早。”电视机里传来一个女声。

    丘山转身盯着电视屏幕,目不转睛地看了半晌,都是些不痛不痒的消息。新闻播报就快结束了,丘山略略感到失望。

    “……下面插播一条即时消息,著名历史学家、西京大学教授李泰来今晨被发现在其住所死亡,目前警方已介入调查。下面请看记者从现场发回的报道……”

    “啊!”丘山禁不住惊呼一声,冲到电视机前,水杯里的水洒了一地。

    电视画面里,西京大学一栋教师公寓被警方用警戒带围了起来,几辆闪烁着警灯的警车停在公寓门口。

    “……观众朋友们可以看到,我面前的这栋楼房是西京大学教师公寓23栋,李泰来住在这栋楼房的四层。目前现场已经被封锁,警方还没有透露李泰来的死因,调查正在进行之中……”一位记者手握着话筒缓缓在屏幕里走动,介绍着现场的情况。

    太意外了!怎么会这样?丘山跌坐在沙发里,一时间思绪纷乱。

    李泰来所说的“有事发生”难道就是死?丘山回想起昨晚那个神秘的男低音,感到这桩事件背后一定隐藏着什么阴谋。

    必须尽快赶到现场。丘山迅速站起身来,往背包里胡乱塞了些出差用的东西,同时掏出手机。

    “……西安,多云转雨,15到27摄氏度,偏北风3到4级,今天下午四点将有小到中雨……”丘山关掉电视,顺手抄起一件冲锋衣夺门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