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 她知道一个秘密31

游7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论说话的艺术,两世为人的冰山男神何焕之并不比满朝文武差,他抱拳,“末将保证一定在太后寿宴前把陆青竹抓回天牢严加看守!”

    全城戒严。

    何焕之加大了兵力,他自己还整日在街上巡逻。

    陆青竹就惨了。

    他被女子收留,并不尽如人意。

    饭食太糙,洗澡水太少,衣裳鞋袜最终还是不得不将就死人的东西,关键药无好药呀。

    伤口痊愈得太慢。

    不。

    好像比刚受伤时还痛了,似乎有发脓的迹象。

    陆青竹的胳膊上缠着一条用旧衣服剪成的布条,隐隐可见布条上的水渍,夹杂着一丝丝红。

    心烦气躁!

    他在院子里来回踱步。

    女子把饭菜端到堂屋,走到他身边小声道:“陆大哥,吃饭了。”

    陆青竹:……

    他并没有闻到饭菜的香味,想也知道是什么。

    清汤寡水,半点油星子都没有。

    面无表情的走到屋内坐下,女子帮他盛饭舀汤,眼里的爱意浓烈得都快溢出来了,他视而不见。

    只吃了两口便放下筷子,“王姑娘,我得走了。”

    女子一愣,夹菜的手顿住,反应过来后就忙说道,“可外头到处都是官兵在巡逻,很危险的。”

    她没说谎。

    家门口还时不时的有拿着武器的官兵巡逻。

    甚至,还被敲过门。

    “陆大哥,没关系的,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她体贴说道。

    目光温柔如水。

    但陆青竹却没注意到,他见过的美人多了去了,身边的丫鬟哪个不是温柔细致周到入微的。

    不温柔才怪好吗。

    再待下去……

    陆青竹想到那些还在城外二十公里的破庙里等着他召唤的私卫们,顿时心急火燎了。

    槽!

    计划都定好了。

    结果,手下没出事,反倒他这里闹出事来。

    唉。

    他进大狱,也不知道手下们有没有树倒猢狲散。

    担忧!

    越想越不安,陆青竹放下筷子,站起身,“我必须得离开了,王姑娘,路某不会忘了你的救命之恩的,若……事不宜迟,告辞!”

    恩。

    从后门走。

    连一件多余的衣裳都没拿。

    女子是挺想喊住他的,但人已经没影儿了。

    “算了。”

    她重新坐下吃饭,“反正陆大哥都说了,他会回来找我的,会报答我的大恩大德的。”

    无所谓了。

    身为未来的君王,就是放个屁都一诺千金。

    她不慌。

    “等到陆大哥功成名就,肯定有我一席之地的。”

    如是想。

    不过……

    女子瞳孔猛的一缩,她、她想起一件事。

    饭也不吃了,狂奔出门。

    陆青竹的情况并不太好,他才从女子家出去还没走出两条街就被一队巡逻的官兵发现了。

    就逃。

    才发现大街小巷贴满了他的画像。

    举报有奖!

    因为暴露了,后面官兵穷追不舍,前头又有围堵,关键不少百姓为了那几两银子居然加入官兵阵营。

    陆青竹心里有一句mmp想说。

    他逃!

    是真的慌不择路了。

    平日里出行基本是坐车坐轿子,而且,他一般没事是不会出门的,是个资深的宅男。

    京城巷子又多。

    像个迷宫。

    被围追阻截身上又添了新伤的前尚书大人像个没头的苍蝇到处乱撞,撞一次,碰次官兵。

    伤,加重几分。

    陆青竹牙龈都咬出血了,此时也有点后悔先前的莽撞了,就算要走,也该乔装打扮一番或等到夜里,这样大剌剌的出现,不抓他抓谁。

    可后悔也来不及了。

    难道,他今日就要命丧于此了?

    “这边!”

    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陆青竹跟着女子左拐右拐,好不容易才把穷追不舍的官兵甩掉。

    回到熟悉的小院里,他就晕了。

    伤势过重失血过多引起的感染发热昏迷不醒。

    女子叹气。

    认命的把他拖到屋里,用热水擦身,又熬了姜汤灌下去,这时也没办法出去抓药,只得把之前熬了的药渣用布包好敷在伤口上。

    完后。

    她松了口气,“只能这样了,剩下的……”

    听天由命。

    不过,陆大哥你得天庇佑一定能度过这次危机的。

    加油!

    女子去厨房熬粥了。

    经历过这一回,陆青竹可不敢随便出去了。

    太疼。

    他想,再过一阵子吧,官兵没在城里搜到自己,一定会往外面搜的,不可能一直戒严。

    而且,过几日就太后寿宴了。

    举国欢庆。

    他正好乔装一番趁乱出城去,等汇合了私卫,再从长计议。

    陆青竹困在小院没有消息来源,他并不知道除了在城里巡逻搜查,何焕之还带兵去了城外。

    等在破庙正在商议是坚持还是放弃的私卫们……被一锅端了。

    花园里。

    思如看着花团锦簇的少女们,果真,比花好看。

    大多数都是娇羞不敢乱看一举一动皆是规矩的名门闺秀世家千金,但,也有一些异类。

    比如,那几位。

    寿王妃坐在主位,她今日打扮得十分贵气,又美。

    身边围坐着一群美丽的少女,美得各有特色。

    讲真。

    司徒璃确实是个一无是处的帅纨绔,文不成武不就的,京中底蕴深厚的贵族闺秀压根就看不上他,更别提嫁了。

    是,是高攀没错。

    但在贵女们心里,实质上是下嫁,前途尽毁。

    可又不能不来。

    好几位贵女为了不被点到,还仓促的定了亲。

    显然避之不及了。

    寿王妃看着身边如此多美丽可爱气质各异的少女,心里也在暗暗忖度,谁适合她家阿璃。

    选好的吧……

    当然要选好的。

    只不过,阿妙说得也对,以寿王府现在的地位,锦上添花固然好,但,应更注重女子的品行。

    说是赏花会,其实也没什么可说的。

    一般表演才艺之后就是自由活动了,至于长辈,则跟长辈在一起聊天。

    思如百无聊赖。

    不过,没走。

    一身穿樱花粉曳地长裙的姑娘走过来,朝她盈盈弯腰行礼,“小女薛氏静云见过逍遥王。”

    恩。

    声音温柔如花开。

    思如:“你是谁家的姑娘?”

    粉裳女子浅浅一笑,站起身来,“小女乃是安阳侯府的三姑娘,今日随祖母来参加赏花会。”

    思如:“哦。”

    薛静云:“……”

    好歹也是一名贵女,嬷嬷教导的课程中除了基本的礼仪规矩,也有怎么解除尴尬找话题。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