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八章 黑暗料理-病23

游7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五千多的自来水安装费真的太多了,而且,说不定装好后又出这样那样的问题,就跟之前一样,停水断水根本用不了。

    钱花得不值,谁家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赚钱很辛苦的。

    很多人都沉默了。

    江明亮也知道这次要钱可能有点困难,他也没打算能一次要到,再说,从云池引水下来还需要一个比较长的过程。

    没事,慢慢熬,看谁熬得过谁。

    从村委会的办公室回来,就开始打电话预定结婚的酒席了。

    虽然上报的是三十桌,但怎么可能,乡里乡亲的少说也得一百桌。

    也想过一切从简的,毕竟陈二娃的例子就活生生的摆在那里,在结婚当天被撸了职务,从此事态走向一个不可控制的方向,很诡异,一家人不说家破人亡但也差不多了。

    他有点怕。

    可总不能儿子不结婚吧。

    只要小心一些,应该不会有事的,他心存侥幸,这样想到。

    场地受限,于是江明亮决定把酒席摆在离他家不远的新农村的一块活动空地上,承包酒席的是街上一家开饭馆的,外出打工的人越来越多,生意就不好做,当然要开拓别的道路。

    一条龙服务,桌椅碗筷端菜洗碗什么的都不用主人家操心。

    很方便。

    而且还便宜,每桌的价钱不超过一百块钱,分量味道都不错。

    江明亮是四方村的村长,必须要给面子呀,就更加的优惠。

    什么都很优惠。

    喜宴如火如荼的开展着,跟他一样激动心情的,还有朱茂。

    他站在公路边,一脸阴笑的看着面包车一趟一趟的拉着东西,嘿嘿,江明亮,再过两天,一定要让你笑不出来了。

    坑人,他是认真的。

    本来不想跟江明亮为敌的,他没本事,少个厉害的仇人总是好的,于是前几天又去找了趟江明亮,想要好言相说。

    问问五保的事。

    可不知怎么的,这次江明亮的态度十分的强烈,直言不可能,让他别再多想了,就连之前说过的等明年,也不承认了。

    他:……

    很愤怒。

    又无计可施,但天无绝人之路。

    江明亮的舅子却遇到了麻烦,他总觉得这两天家里有别人。

    时不时的听到奇怪的声音,可仔细再一听,又什么都没有。

    幻听吗?

    从江明亮家吃了晚饭回来,天色有些暗了,他喝了点酒,醉醺醺的,嘴里哼着模糊不清的小曲儿,一阵冷风吹过,明明是快六月的天,却无端的感觉到身上有些发冷。

    他忍不住打了个冷颤,胳膊上起了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一抬头,就看到前方不远处转弯的地方出现一个人,很瘦。

    佝偻着身体。

    搁这么远看着,舅子都觉得他瘦骨嶙峋,全身只剩下一副骨。

    他眨了下眼睛,没当一回事。

    然后,就看见那人身后,第二个人,第三个人……很多人。

    都穿着黑色的衣裳,有的还崭新,大部分半新,只有小部分特别破旧。

    嗯,似乎款式还不一样。

    舅子揉了揉眼睛,如果他没看错的话,那其中还有长衫吧。

    定睛一看,那穿长衫的头上竟然还戴着一顶圆顶帽,这……

    风吹过,他只感到身体都要被冻僵了,完全没有办法动了。

    那群人面无表情的经过他身边,每个人都双眼无神形容枯槁,走路,他猛地睁大眼睛,不,这些人根本就没有走路。

    是飘的。

    脚尖下垂,穿着黑色的布鞋,却没有落地,一个个的经过他身边。

    “……”

    他很想捂住嘴巴,可不能,只能死死的咬住嘴唇,把那个字堵在喉咙。

    猛然想起一件事,当初修这条公路的时候曾挖过不少坟山呀。

    能找着亲属的自然就迁走了,更多的是一些孤坟。

    而且,之后市里大兴土木办厂区,厂区,也是有很多坟的。

    上头就把这附近划了片区域,专门用于迁坟的,舅子浑身一抖,眼里满是恐惧,所以,这附近现在全是一片坟地。

    呵,只是被竹林挡着。

    农村里,都有鬼神之说的,深信不疑,有人甚至亲身经历过。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连科学都无法证实的东西,谁知道。

    只是没想到他今天就遇到了,明明是吃喜酒,运气这么差。

    大概今天不宜出门。

    那群未被证实的物质飘的很慢,等所有经过,他都快冻僵了。

    冷飕飕。

    看见自己呼出的气都是白色的。

    松了口气,总算过去了,可它们成群结队这么多,要去哪儿。

    嘴角勾起一抹幸灾乐祸,呵,不管去哪儿,上头的人要惨了。

    至于他妹夫江明亮,完全不担心,江明亮是村长呀,当官的,虽然官小,可但凡当官身上就自有一股正气,邪祟是无法靠近,再说了,要办喜事,家里是有很多人在的。

    阳气重。

    一阵凉风吹过,嗯,不像刚才那么冷了,有股淡淡的暖意。

    舅子打了个激灵,酒醒了大半,想到刚才的一幕,浑身一抖,但不知为何,又有点好奇,明明他就是个胆小的人。

    往后一看。

    呃?

    什么都没有,空旷的公路上连半个鬼影子都没看到。

    难道,刚才是错觉,一切都是因为他喝醉了酒,所以……

    “呵!”

    自嘲一声,这个世界怎么会有鬼呢,要真有,他住的黑狗湾那么多坟山。

    继续慢悠悠的往前走,就看到不知何时一个人已经在他眼前。

    “吓!”

    他吓了一大跳,定睛一看,顿时呼出一口气,但随即又一脸冰冷。

    “李正富!”

    心里还记恨着前两天在他家院子前的争吵。

    “喂,这么晚,你不在家好好待着,呵,就不怕遇到鬼?”

    慢慢走近的人却没回答他,依旧拖沓着脚步,缓慢的走着。

    舅子:……

    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心里也有退意,抿了抿嘴唇,打算绕过走。

    天都黑了,又出现在这种地方,更别说刚才还路过那一群,想不往别处想都不可能,算了,有啥事等白天再说了。

    打算走。

    就看见已到跟前的人慢慢的抬起头,“鬼?你说的是这样的吗?”